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唇齿间的爱阅读 唇齿间的爱小说目录

唇齿间的爱阅读 唇齿间的爱小说目录

更新:2018-04-01 15:26:45编辑:shenhai
编辑shenhai说:
唇齿间的爱小说就这样完结吧。男主是个垃圾就让他一直垃圾着好了。为什么要折磨一个好好的姑娘去救赎他。这种人就让他死在地狱不好吗?

唇齿间的爱小说

打电话的时间是下午。
正是上课的时间,学校里大多数同学都在上课,少部分在图书馆,没课的或在寝室,或者就出去玩了,学校林荫路上来往的人很少,并不怕电话里的内容被人听见。
“喂,梅姐,我是小柔。”
“小柔啊!”梅姐笑,“好久没见你了,学校最近忙吗?”
“有一点,在准备考四级,这个和学位证挂钩,必须过,否则拿不到学位证,大学就白读了。”我说。
“那你就安心复习,你最近赚的钱,应该够你这段时间开销了,不够给姐说一声,姐借给你。”梅姐很大方。
“谢谢梅姐。”我亲热的道,然后问了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梅姐,最近有人找我吗?”
梅姐一下就笑了:“有,有个客人连着三天点你的名,你不都不在吗?我叫其他人给陪了。”
甜蜜涌上心头,他果然是记得我的。
“梅姐,下次若再有人指明点我,您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坐出租车过来。”
“行。”梅姐笑,“你好好复习,这边有人找你,我就电你。”‘
我再次道了谢,我的心里,满满当当都是卓老板。
真正意义上,我只陪过他过过夜,而且,上一次,他也是直接点的我的名字。
可是我忘了,上次卓老板叫梅姐把我留着时,直接说的“卓老板”,而这次,她说的是“有个客人”,便是这个被我忽略掉的细节,我差点被人……
两天后的晚上,我正在上晚自习,梅姐一个电话,我把桌子上的书往书包里一收,飞奔出了学校。
没有化妆,穿的也是最普通的T恤,牛仔短裙。
反正他见过我素颜的样子,反正他说很漂亮。
在出租车上,我坐在后排,我看见出租车司机几次透过后视镜,用异样的目光打量我。
我很清楚,他一定是想:这么晚了,这个女大学生赶去夜.总.会,肯定是去做小姐。
我将头别向一边。
平时日,我去那地儿都是在出租屋里化好妆,化很粗的眼线,贴很长的假睫毛,再抹上口红,看着镜子自己的人,仿佛不是自己。
既然不是自己,无论做什么,我也不会有心理压力。
今日不同,我从学校里出来,不方便化妆。
那样浓的妆,又不是生怕别人猜不出来我在做什么。
而且,我直觉他会更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很快到了目的地,我付费后跳下车,几乎是一路小跑跑了进去,再从大楼的小门进去。
到了梅姐的房间后,只见就梅姐一个人在房间,她左手夹着烟,双手捧着手机,正在打俄罗斯方块。
见我进来,她按下手机暂定键,上下打量我一番。
“早说了,你不化妆的时候更好看。”梅姐说,“现在的老板,就喜欢这种看起来清纯的,真不知你平时画那么浓的烟熏妆做什么?”
她顿了一下,站起来:“走吧,跟我来吧,等你好久了!”
我忙着点头,将书包放在房间里,只捏着个手机,跟着梅姐就出去了。

长廊的两侧,每隔一段就有扇门,门内有隐约的音乐。
因隔音效果好,人走在走廊上,并不觉得喧嚣,可只要推开任意一扇门,就会发现门内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小柔。”梅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在。”我紧走了两步,跟在梅姐身后。
“以后就这样打扮,保证客人越来越多。”梅姐说。
“好的。”我说。
我心里想,我待会儿就去把卓老板手机号码要到,若他愿意一个月找我一次,我以后就不必来这里上班了!
若我和卓老板的关系能保持到大学毕业,就请他给我找份工作,以后好好工作,这辈子也不会踏入这种地方了。
心里如是想,人已跟着梅姐站在一扇门外面。
“客人在里面,我带你进去,还是你自己进去?”梅姐问。
“是熟人,我自己进去吧。”我说着,手心在门把手上一转,推开了门。
入耳是喧嚣的声音,蹦迪的音乐,笑声,叫声,划拳声。
房间里开的是闪烁的灯,灯光下,我看见人影幢幢,除了沙发上似乎坐着一个人,其他人都在舞池。
就我对卓老板的认识,他不像是会站在舞池里参加这种群魔乱舞的人。
我疑心他是坐在沙发上的人,便从舞池边缘穿了过去。
然,当我走近,借着闪烁的一明一暗的光,我终于看清楚了,沙发上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人坐在沙发上,女人跨坐在他腿上,两个人正抱着头使劲亲着。虽衣服裤子完好,可那磨蹭的动作,分明是隔靴止痒。
我的眼睛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心里没有疼痛,这个人,不是卓老板。
卓老板不会在这种地方,做出如此放.浪.形.骸的动作,想前两次见面,他根本不许我在这里勾他,说是不想出丑。
心里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不在这里!
今天点我的,不是他!
我转身,飞快往外走,可,我刚走了两步,一双手忽的从后面抱住我,其中一个狼爪直接覆在我胸上。
“柔妹妹,哥哥可等到你了!”
调戏的声音,那人随即大笑着,张狂的笑声,酒味从后面扑来。
“你以为卓原罩着你,你就逃得掉?我看上的女人,还从来没有逃走的!”
我已知他是谁。
张哥!
卓老板上次的客人,他说他看上我了,而卓老板说我是他的人。
那一次,我阴差阳错的逃过了,却没料到,他在这里等着。
我还记得他一次点了两个姐妹,记得他膨胀的肌肉,记得他如野兽般看着我……
一瞬间,我的手脚全部冰凉了。
我怕今天,我逃不掉了。
这个男人,会把我玩残吧?我想。
“把这个灯关了。”他朝旁边吩咐一句,从后面抱着我,再猛的丢到沙发上。
一明一暗闪烁的灯光很快关了,房间里换做昏黄而柔和的光,音乐也从迪吧音乐切换到普通的音乐,喧嚣少了许多。
我飞快从沙发上爬起,规规矩矩坐着,他的目光却盯在我的裙子上。
“很纯情嘛,白色。”
我今日穿的底裤是白色,最普通的纯棉小底裤。
“是不是很意外,今天找你的人是我?”张哥大咧咧坐在我旁边,直接从案几上端了杯勾兑过的洋酒,手支在旁边。
一个手下立即把一颗白色药丸丢进酒里。
他晃了晃酒杯,待到那颗白色药丸融化后,这才递给我:“上次给你喝,你没喝。”
我皱着眉,我想拒绝,然后便听见他凑在我耳边:“喝的话,我到酒店再干.你,不喝的话,我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干.你。”

 这样的选择题……这根本就没得选!

 我虽然是干这行的,可毕竟不是动物,无法忍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那样对待的。

 我的鼻子很酸,水雾顿时弥漫了双眼。

 我想起上次卓老板说:你不适合干这行;若你遇见老张这样的客人,你怎么办;趁早还没陷得太深,早点出来……

 是我的错,我应该听他的……

 “快喝!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以为流几滴猫尿,我就心软了!”张哥在旁边催促。

 我当然知道我的眼泪没有用,但我还是固执的问:“这是什么药?会上瘾吗?”

 “亏你在这种地方上班!”张哥一脸讽刺,“居然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

 “小柔,快喝吧!不会有害处。”再一个声音响起,我侧头,看见亲昵的坐在我旁边的另一个公主,不算很熟,不是梅姐手下的,却彼此认识。

 我不信,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害处?!

 在这种地方流传的,又是这帮人,说不是毒.品,我都不信。

 我当时已经发誓,今夜后,我就再不来这种地方,我虽然没脸没皮没节操,但我怕沾上毒。那种东西,一旦沾上,这辈子就完了,以后就是毒.品的奴隶。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旁边那公主笑。

 她的眼神有几分飘忽,这不是普通喝醉酒的样子,在这里讨生活的女人,谁没几分酒量,今儿这场还没开始多久呢!

 看这模样,八成是喝了加了料的酒。

 她一手搂了我的肩,嘴巴凑在我的耳边:“这是**药,明儿的早上就散了,也就是让你今儿晚上尽兴一点。再说……”

 她一阵呵呵笑,朝我右边张哥看了一眼,再媚声媚气对我说:“你今天晚上是逃不掉了,喝了这酒,也是保护你……”

 我不解。

 她继续:“你大概不知道,张哥到这里玩,每次都要叫两个姐妹陪他过夜。一个人根本承受不了,就算是两个,每次都够呛……这药呢,能让你不那么痛苦……”

 我大概是明白了,这药一是兴奋,二是催.情。

 我想起上次似乎也是这白色药丸,卓老板替我拒绝了,张哥当时对卓老板说,若我喝了那酒,能让卓老板爽翻天。

 我想,这酒下去,夜里,我怕会不知廉耻的求着要……

 “怎么样?喝还是不喝?”张哥故意等旁边的人解说完了,这才继续摇晃着杯子,再威胁味十足道,“回酒店?还是在这里?”

 “我喝。”我捧着酒杯,小口小口下咽。

 明明依旧是酒的味道,我却宛如喝世界上最苦最苦的药。

 “这才乖。”张哥揉了揉我的后脑勺,冷笑了一声,“算你聪明,刚才没逃,否则……”

 我没问,旁边那位却是笑着问了:“张哥,否则什么呀?”

 “否则酒要喝,今儿晚上就不止是陪我了,还要把我这帮兄弟全部伺候舒服了!”他大笑。

 我打了个冷颤,身体不由哆嗦了一下。

 男人更加开心,大把将我揽进怀里:“知道怕,就要乖,知道了吗?”

 我木然点头。

唇齿间的爱

唇齿间的爱

作者:佚名状态:完结

惊艳了时光,也温柔了岁月。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小说详情
发表评论
已有24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乐趣读 | 联系方式 | 发展历程 | 乐趣读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论坛转帖

粤ICP备17076445号-1 联系QQ:3294683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