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博  >  星闻 > MC天佑为什么被全网禁播封杀?MC天佑作品全网封杀

MC天佑为什么被全网禁播封杀?MC天佑作品全网封杀

更新:2018-02-27 19:07:09 编辑:趣小编

说起MC天佑大家一定很熟悉吧,一首《一人我饮酒醉》红遍网络,之后还和赵本山的女儿妞妞搭档直播更是人气高涨,不过最近有消息MC天佑和PG one一样被全网封杀了,那么这怎么回事呢?以下为大家来解答下吧。

MC天佑被封杀

在12号的焦点访谈的节目中,所指出的问题就是直播平台给带来的不好的影响。在此次直播平台整顿行动已关闭十家直播平台。mc天佑被重点封杀,传播不良内容,甚至有直播唱吸毒后的感觉的画面传出。之后还被点名的就是发明家五五开。

《焦点访谈》:点名MC天佑,将实施跨平台封禁

mc天佑被封杀都拍手叫好

封杀MC天佑的消息(主要因为宣传冰毒)一出,把我们在审美判断上的矛盾,转移到了道德判断上,从而减轻了矛盾的剧烈程度。我在昨天的回答《为什么中国不是拥有文化魅力的国家?》中已经指出,在当今中国谈审美问题是危险的。说阳春白雪好就是装X;认下里巴人好就是无知。任何一方都说服不了另一方,所以我们只能说两边都好,以免不必要的尴尬。一旦审美问题上升为道德问题时,我们发表观点的成本便大幅降低,认MC天佑好的人也无力反抗,其中一部分脑残粉或许还会倒戈。这样我们便解决了存在于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生活方式和审美趣味上的强烈矛盾,进一步拖延了无产阶级与有产阶级(及一部分被驯化的无产阶级)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更深的,但还在发酵的矛盾。

于是消息一出,本来就看不上MC天佑的人,都站出来叫好了。但问题的重点不在这里。因为封杀MC天佑只是缓兵之计,不能根本解决两个阶级之间的矛盾。换言之,MC天佑一类人物还会出现,封杀还将继续,至多变换形式而已。

我不为这次封杀叫好的理由有两层。第一层在知乎上已有讨论,即封杀行为的程序不正义将危及我们自身,下一次封杀或许就落在你我头上。这一层的讨论,详见 @TEDCJK 的答案《如何看待网络主播「MC 天佑」已被相关部门全网封杀?》。写的特别好,在此毋需多言。

第二层理由出于我对MC天佑一类网红(后称低俗网红,请不了喷我,找不到更好的词了)屡禁不止的反思。显然他的受众不是受过高等教育、做着体面工作的城市人,而是外来务工者、乡镇和小城青年那类人。捧红他的快手平台在我们看来同样不堪入目,但其用户数量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近7亿人在那里以他们的方式交流着。所以我们不得不说,快手和低俗网红就是他们享受精神生活的一种廉价方式,和我们刷知乎、看熊猫tv没什么不同。

不过,快手和低俗网红与我们使用的知乎并非完全相同。大V们最多把知乎平台当作众多变现渠道中的一种,他们的生活重心更多的落在现实生活里的职业和事业,在平台上销售的产品(包括智商税)也是他们在现实生活维生的本事。但对于大量快手用户来说,低俗网红的身份或许是目视所及的唯一一种快速变现渠道,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没有可以达成快速变现的方法。换句话说,对低俗网红而言,若不从事这份工作,他们的物质生活或许无以为继,至少不可能光鲜亮丽。

我倒不以为大字不识的白丁就只喜欢低俗的东西,只不过是他们来者不拒。因此当有人以低俗视频走红,并通过打赏机制走向事业巅峰时,其他用户就会有样学样,用同样的方式敛财,向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征收智商税。换言之,靠低俗视频赚钱的唯一成本还是体力,性和人身风险。这和他们外出务工,做建筑工,性工作者或者矿工所要付出的成本完全一致,而获益则有百倍千倍之高。如果在中产阶级群体中,有一种职业也能达到如此效果,想必人们同样趋之若鹜。

在群体内部,MC天佑用一首《女人你们听好了》控诉同阶级的女性,而其中一些人正如他所控诉的那样,在直播平台靠性成本赚取大量财富。通过直播平台,群体内部积攒的为数不多的财富出现了快速流动,聚集到了头部大V手上,那些人有的在歌颂理想、号召奋斗;有的当大众偶像,靠魅力安慰身心俱疲的人;有的通过自残自贱充当跳梁小丑,让大家觉得生活其实很美好。这种模式和中产阶级享受的那种没有本质区别,但由于同等数额的财富对不同阶级的人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因此有些人投上了一家一当就为了追求网红,反过来他们也敢于付出最高的成本去成为网红,这里的风险就变得很高了,可以是生命、性和犯罪风险。所以,低俗秀下限、14岁晒娃、宣扬毒品就见怪不怪了。只有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才有机会赚取更多的利益,这是最基本的经商之道。

如果我们把性去掉,不要涉黄视频;再把人身风险去掉,不要炸裤裆、吃屎喝尿的低俗视频;再调整体力的比重,不要只管吼就行了的喊麦,要有技术水平的流行唱法,那制作视频的用户将要付出的成本就直线上升,这个行业就失去了原本的活力。而只能靠上述三项成本讨生活的人就会寻找下一个快速变现渠道。这些人确实受教育程度低,但不傻也不笨,并非《美丽新世界》里的爱普西隆。但如果我们的社会再也无法提供这种渠道,甚至连这样的神话都无法编造出来,那未来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确实没有给他们创造晋升渠道,要有也只是高考和网红,如果他们无法从外来务工者变成专业的技术工人,变成社会地位更高的人,那这三种成本就不一定用在当网红上面了。所以封杀低俗网红并不值得叫好,除非我们为他们提供一条新的变现渠道(晋升渠道),为他们编造一个新的成功者的神话,否则完全封禁是危险的。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这类视频消费者的低龄化倾向。《焦点访谈》节目引用的两个事例全是少年人借用父母或家庭财产打赏网红。但少年的父母们用“骗”这个词控诉低俗网红,听上去就很刺耳。你情我愿的买卖,甚至没有人逼迫他们交钱,能算骗吗?然而这种“互相欺骗”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生产出更多只想靠上述三项成本,实现快速变现的人。在骗的问题上,由于父母无法或无意花心思管教子女,才导致这些少年把注意力投向了低俗网红,而挪用家庭财产导致的悲剧若无法弥补,就会减少对少年的教育投资,甚至直接辍学,进一步加速生产这类低俗网红的消费者,而其中一些人又会选择成为网红。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能刹住车的把手在父母手上,也在教育问题上。然而我们又不能把全部责任推卸给这些父母,因为他们的生活已经够艰难的了。我们也不能怪罪他们生得多,因为人口问题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最终能刹住车的把手又落回了我们手中,靠我们生活成本的上涨把一部分财富均摊给他们。你会愿意吗?

或许提到钱,谁都不愿意。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帮助他们维护自己的尊严,这很重要。不要剥削他们,不要拖欠工钱,不要一点小事就谩骂侮辱。可以批评(中性词,作出评述的意思),但必须理解他们的审美趣味,因为最丑的东西并非实实在在的低俗丑态,而是媚俗,是阿谀奉承又颐指气使的丑态。只有我们都懂得自尊自爱,这种我们不喜欢的东西,也就会慢慢淡去,没有了市场。

教育是一个问题,自尊自爱是另一个问题,当然最重要的问题是创造有效的社会流动,让人活的有盼头,这放在中产阶级身上也一样,只不过我们对此并不那么紧迫,也有一定的机会。我想有一天多数人的生活都充满希望时,这种低俗也会慢慢远离我们,那时大家会起立叫好的。所以这一次,我选择收起我的手。

热门推荐

  • 结婚三年,丈夫从不碰我,却在结婚纪念日当天将我送给一个陌生人,原来在这之前,藏了巨大的阴谋…… 点击这里
  • 得知我腹中胎儿是个女孩之后,老公和婆婆都嫌弃我…… 点击这里
  • 爷爷在黄河里捞了一具女尸,竟然成了我的妻子…… 点击这里
  •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紧致的女人? 点击这里
  • 觉醒来发现身边居然躺了个帅的惊天动地的男神。。。。。 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

关于乐趣读 | 联系方式 | 发展历程 | 乐趣读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论坛转帖

粤ICP备170764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