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榜单 > 许我良辰换余生在线阅读最新的章节

许我良辰换余生在线阅读最新的章节

更新:2018-02-27 18:53:42 编辑:趣小编
许我良辰换余生
许我良辰换余生 文 / 夜夜笙暖 第一次见面,她误将他当做牛郎。 “就你了,我包夜场。”她豪掷千金,夸下海口却又囊中羞涩。 “那说好,付了定金,绝不能退货。”他邪魅一笑,倾尽力量和耐力将其占有。 “说不上你哪里好,就是想看你洗澡。”他是爵耀集团首席执行官,权势倾城,冰不可攀,说起情话却也没羞没臊。 “阿爵,他们说你财大气粗,你怎么看?” “财大气粗?那要试过才知。” “阿爵,奶爸都当不好,实在差评!” “是么,上次是谁身体力行的诠释,什么是好评如潮!”
在 线 阅 读

许我良辰换余生讲述的是主角洛嘉人在自己的丈夫出轨之后,一气之下来到夜店承包了一个男人过夜之后的故事,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没想到后面的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许我良辰换余生讲述的是主角洛嘉人在自己的丈夫出轨之后,一气之下来到夜店承包了一个男人过夜之后的故事,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没想到后面的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试读

“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好了。”

“其实我在你之前就认识顾铭。”叶溪蕊说到这里,话语微微一顿。

“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看好他,但是后来见他对你那么好,我就收了对他的成见,只是没有想到,当时的少言,竟然害了你。”

叶溪蕊知道洛嘉人和顾铭事情之后,恨不得直接将顾铭大卸八块,更多的是对洛嘉人的愧疚。

如果当初自己能多提醒一下,事情会不会有另外的转机?

洛嘉人沉默许久都不曾言语。

时间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她才抬头侧眸。

“溪蕊,我和顾铭之间,根本原因不在我们自己。”

“其实我认真想过,怪不了叶欢雅,也不怪你没提醒。”事到如今,洛嘉人已经将这件事情看的很透彻了。

“对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不说我这些事情,说说你吧?”

洛嘉人话题一转。

叶溪蕊眸色变得清亮几分。“我这次回国,就不离开了。”

洛嘉人不由微微一愣,叶溪蕊之前都是回国呆不到一周,就要离开,这次回来,是准备长久留下了。

正要问其原因,但见叶溪蕊紧接着开口。

“我这次特意回来,为了两件事情。”

“一件是我妈妈的遗嘱,另外一件,是关于一个男人。”

“嘉人,其实还有件事情,我没有跟你坦言,我是叶氏集团的大小姐。”

大概是因为心中早有猜测,所以当叶溪蕊说出的时候,洛嘉人反而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突然想到自己在办公室外面听到的事情,洛嘉人眉头微蹙而起,随即将自己听到的在叶溪蕊面前和盘托出。

“我就知道那对母女没安什么好心。”

叶溪蕊提到叶欢雅和她的妈妈,眸子闪现几分幽芒。

“我一定不会让妈妈和爸爸辛苦打下的基业,毁在她们母女身上。”

叶溪蕊一边说着,而后从随行携带的行李箱里取出一个小型的密码锁。

“溪蕊,不管怎么样,你凡事小心。”

洛嘉人就算想要帮她,也是有些无能为力,只得是再三提醒。

“嘉人你放心好了,她们所谓的把柄,根本不能把我怎样。”

叶溪蕊无比镇定自若说道。

随后她打了个电话,订做了两套高级礼服。

“嘉人,今晚的晚会,你陪我一起吧!”

“我爸会在今晚,正式对外公开我的身份。”

晚宴的地点就在叶氏庄园内部。

洛嘉人和叶溪蕊早早的就去了,宾客稀少。

只是不等进到庄园内部,叶溪蕊和洛嘉人两人就被拦了下来。

“两位小姐,还请出示你们的名帖。”

洛嘉人微微一愣,这回自己的家,还需要名帖证明?

叶溪蕊倒是习以为常一般,轻扫了安保一眼,随后从包里掏出两张卡片直接递了出去。

安保的眸子在卡片上轻扫而过,对着两人审视许久这才让她们进去。

“溪蕊,我有些不明白,怎么说你也是叶家大小姐,他们不可能不认识你啊!”

洛嘉人到底是忍不住,将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听闻此言的叶溪蕊,唇角泛起几分无奈的苦笑。

“我妈妈跟着我爸的时候,他们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婚礼,后来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意外去世,我爸爸就将我送往国外,他新娶了年轻漂亮的女人。我也不常回家,就算回国也是经常住在酒店,他们不认识我也很正常。”

洛嘉人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过来。

两人进了庄园,叶溪蕊提出去妈妈的房间看一看,可是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彻底惊呆了。

叶溪蕊见到正在打扫的张妈,不由走上前去。

“张妈,我妈妈房间的东西呢?”

张妈的脸上闪现几分为难之意。

第2页 /(共5页)

“那些东西夫人觉得用不着了,就叫人清理出去了。”

听到这里,叶溪蕊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什么叫做用不着了,那些都是妈妈年轻时候的一些嫁妆,虽然谈不上名贵,但其中几样绣品,可是当时绝无仅有的...

“大小姐,你也别急,有些东西可以找回来也说不定。“张妈看着叶溪蕊一脸失落的神情,到底有些于心不忍,也好在当时她多留了一些心眼,总算知道其中一些东西的去处。

听闻此言,叶溪蕊眸子不由睁得溜圆。“真的吗?”

整个叶氏她都不在乎,她唯独在乎的是,妈妈留存的东西。

张妈点了点头,随后回了自己住的房间,等再出来的时候,手中赫然多了一个小本。

“大小姐,这个你收好了,你要找的东西,都在上面记着呢!”

说完,张妈也不再和叶溪蕊多说,接着开始打扫。

洛嘉人跟着叶溪蕊来到外面草坪的长椅上,小本打开,上面确实记载了很多东西,密密麻麻的。

“怎么样?”

洛嘉人不由下意识的问道。

“嘉人,我妈妈的那些东西,这上面还真记得有。”

“可是...”叶溪蕊的声音变得低沉几分。

“怎么了?”

“其中的几样,已经被拍卖出去了。”

这一次就连是洛嘉人,都觉得叶欢雅和她母亲的做法,实在过分了一些。

“拍卖出去,我们也可以再买回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可关键是,我们也没有钱啊!”叶溪蕊一脸苦笑道。

洛嘉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这个时候,叶氏庄园的人已经慢慢的多了起来。

抬眸环顾的空当,洛嘉人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

他竟然也来了?洛嘉人看了看褚天墨的周围,并没有看到凉笙爵,一时间神色有些黯淡,她自己尚不自觉。

褚天墨那边似乎也留意到了洛嘉人,朝着身侧人微一颔首,信步走了过来。

“我看你盯着我东张西望,等什么人吗?”

褚天墨故意打趣道。

洛嘉人连忙摇头。

“对了,你认识溪蕊?”

“不认识。”

褚天墨的眸底闪过几分沉幽色泽,随即果断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何,洛嘉人觉得他的眼神里,似乎酝酿着别的某种情绪。

“我来,不过是参加例行商业活动罢了。”

说完,褚天墨拿过侍者手中的高脚杯,微一点头去了别的地方。

洛嘉人寻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坐下,叶溪蕊在此之前有别的事情已经先行离开。

就在洛嘉人有些无聊的摆弄着礼服的裙摆时,三两道熟悉身影跃入眼帘。

但见林雪燕和叶欢雅相谈甚欢,顾铭在旁边不时说着什么,逗得她们开怀大笑。

莫名的,洛嘉人心头涌起无限的酸涩之感。

她站起身,就要离开这里,谁知道不小心撞到了侍者的托盘,顿时,鲜艳的红色液体整个倾倒出来。

她甚至来不及惊呼,只希望快点避开叶欢雅等人的视线。

可终究,在侍者跟她诚恳道歉的时候,叶欢雅等人注意到这边。

“洛嘉人,别急着走啊,你这样,大家都还以为你怕见到我呢!”叶欢雅摇曳着走到洛嘉人面前。

眸子在她身上的夜光礼服上轻扫而过,有片刻的怔楞,很快消失无形。

倒是一侧的顾铭,看着精心打扮之下的洛嘉人,眸底竟然流露出几分惊艳之意。

“嘉嘉。”林雪燕见到洛嘉人,有些意外。

在她的认知里,洛嘉人几乎从来都不会出席这些场合,以前就算是和顾铭热恋的时候,都很少以女伴的身份随他在名流圈露面。

第3页 /(共5页)

洛嘉人原地站着沉默不语,林雪燕不由走上前将她拉到一侧。

“你怎么会来?”林雪燕的眸子,多了几分洛嘉人看不明的色泽。

后者红唇微抿,许久方才开口。

“我朋友在这里。”

“你还是别在这里凑热闹了,回家去,等会若是在这里闹起来,实在有损顾家颜面。“

这句话刚一说完,洛嘉人的眸子就如同幽冷的月光看向林雪燕,后者被看的心里咯噔不已,大概是有些心虚,最后别开眸光。

倒是洛嘉人不紧不慢的开口。

“这话你应该对你儿子说。”

说完,洛嘉人直接离开,刚走到一颗巨硕的古树下,突然横空伸出一只手来。

她毫无防备直接被树咚,腰身后仰,下巴微抬,明澈的水眸正对上一双湛蓝沉幽的眸子。

“是你?”洛嘉人看到凉笙爵的那一瞬间,眸子如同有星辰汇聚而起。

下一刻,不由分说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

“宝石项链。”

洛嘉人始终没有忘记要回宝石项链的事情,可是这种场合,她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要知道,若是被人发现,指不定又要引起一阵热议。

凉笙爵只觉得洛嘉人有些微恼的模样可爱至极。

“你或许应该考虑其他的办法。”

“什么?”

“比如说,做我女人。”

“宝石项链还你,不就实至名归了。”凉笙爵眸子带着几分玩味,洛嘉人听得小脸一红。

一想到自己和他竟然有了不止一次的肌肤之亲,就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起来。

“不如这样吧?”洛嘉人低着脑袋思考了许久,再抬眸时,瞳孔满是慧黠之意。

凉笙爵心底倒是涌现几分期待之意。

“我身上最贵重的就是宝石项链了,做你女人,反而累赘。”

“不如我给你介绍生意如何?”

“你看在场这么多豪门贵妇,如果我能成功帮你牵线,你起码可以保证后半生无忧...”

洛嘉人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喋喋不休的说着,凉笙爵神色越发的沉暗。

她还真是一番好意啊,要给他介绍生意...

心头燥热,如同风暴一般来袭,凉笙爵只觉得,再不降温,恐怕整个人都要被焚灭。

索性微一俯首,瞬间就倾覆上她的柔软。

洛嘉人只觉得唇上一凉,随后脑袋一空,再想说什么全然被凉笙爵堵在了嘴里。

等一吻结束,洛嘉人累的气喘吁吁,凉笙爵反倒是没事人一般。

他站定整了整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

“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过女人,我只要定你。”

说完,凉笙爵迈开修长的腿离开。

洛嘉人有些恍恍惚惚,方才的一幕如同大梦初醒,好不真实。

“嘉人,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叶溪蕊的声音传来,洛嘉人顺着声线看去,但见她拎着裙摆跑了过来。

“刚刚就是觉得过于吵闹了,想静静。”

洛嘉人迈步向叶溪蕊走去。

两人回到晚宴主会所,叶天海正站在大厅中间。

眸光留意到叶溪蕊的时候,不由朝着她挥了挥手。

“嘉人,我先去了,等会再来找你。”

“好的。”见叶溪蕊径自将红酒杯递给自己,洛嘉人随手一接。

紧接着便是叶天海的对外发布会,她也没仔细听,觉得口渴的时候,顺便抿了一口红酒。

可是不到十分钟,洛嘉人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身体一阵绵软无力,燥热的感觉从脚底升腾而起,一路蔓延至心窝。

就在洛嘉人觉得自己可能随时倒下的时候,一双强健有力的手,适时在背后扶住了她。

回过头看了一眼,洛嘉人下意识想要挣扎,可身体却是直接瘫倒在怀里,根本提不起丝毫力气。

第4页 /(共5页)

眼看着顾铭拽着自己胳膊就要扶自己走开,洛嘉人一阵拒绝。

“你最好识相点,别在大庭之下丢脸。”

“还是说,你想等会药效发作,让大家都看到你饥渴难耐的模样?”

顾铭狰狞阴狠的面容倒映在洛嘉人的眸底。

“你对我下药了?”洛嘉人一双眸子瞬间瞪得溜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酒杯里下药。

“要怪就怪你自己,那杯酒原本是为叶溪蕊准备的,现在却是你喝了它!”

顾铭扶着洛嘉人一边走出大厅,一边恶狠狠的说着,其实他心里早有打算。

洛嘉人执意跟他离婚,已经是定局,那么他必然要在她这里捞些好处才是。

只是顾铭一直不明白的是,自己母亲明明就很接受叶欢雅,可为何还不同意他和洛嘉人离婚。

包括就在刚才,她还在劝说他,让他想办法劝洛嘉人回心转意。

“顾铭,你真的好卑鄙!”洛嘉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她发现顾铭带着她来到了庄园二楼的房间前,心里突突直跳。

她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和顾铭独处一室会发生什么,因此几乎是费尽心力的要推开他,最终无果。

眸光触及到雕花栏杆上的花盆,洛嘉人卯足了劲儿抬手。

砰!花盆从高楼坠落而下,传来一声脆响。

“啊!”洛嘉人一声惊呼,整个人就被推入到房间里面,重重摔倒在地毯上。

褚天墨刚才大厅里走出,就听到花盆坠落在地的声音。

抬眸看去,依稀几道光影闪过。

眸子几分疑惑,褚天墨一副若有所思的站在那里许久。

看到凉笙爵的时候,褚天墨不由连忙追了上去。

“我刚刚看到大嫂,被顾铭带走了。”

凉笙爵慵懒的眸子微动,继而崩裂几道寒芒。

“她主动跟着走的?”

“我看不像,大嫂好像喝醉了被扶着。”

“只是追着他们身影出来,却又不见他们去了哪里。”

褚天墨一边说着还不由嘀咕出声。

凉笙爵一双冰蓝的眸子,在此时变得沉凝无比。

眸光触及到地面崩裂的碎片,心底似乎有洞口豁然打开。

他不由抬眸朝着楼上看了一眼,下一刻迈开修长的步子如同闪电一般在褚天墨的面前消失。

“不是泰山崩于前纹丝不动么,怎么一遇到她的事情,就按耐不住了。”

摇了摇头,褚天墨回头扫视一眼大厅,继而缓步离开。

洛嘉人被推倒在地,手肘处由于撞击一阵发麻。

顾铭走上前就直接坐在了她的腰部,他从后面一只手抓住了洛嘉人的头发,另外一只手绕到前面捏住她的下巴。

“放手!”

洛嘉人只觉得屈辱不已,但凡是顾铭碰过的地方,她都觉得脏。

“贱人,我知道你现在厌恶我,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现在你的一切,不还是掌握在我的手中。”

顾铭一边说着,捏住洛嘉人下巴的手改为掐住她的脖子。

后者想说话,却是根本说不出来。

顾铭一阵阴冷的低笑。

“我倒是没有发现,离了我,你越发会打扮自己了。”

“不过你也别以为,晚宴上走一圈,就能钓到金主了,你也不过是我玩剩下的货色。”

顾铭粗俗的话,对于洛嘉人来说,无异于是最残忍的凌辱,已经不是单纯的恨可以释怀。

就在顾铭准备进行下一番动作时候,内兜里的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你在哪里呢?我现在就来找你。”是叶欢雅的声音。

从没有那么一刻,洛嘉人觉得叶欢雅的声音,如同救命音符一般。

章节

发表评论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

关于乐趣读 | 联系方式 | 发展历程 | 乐趣读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论坛转帖

粤ICP备170764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