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 - 科幻小说 - 冲出地下从湖区被毁开始在线阅读 - 第7章 古怪的世界里相依为命

第7章 古怪的世界里相依为命

        第7章    古怪的世界里相依为命

        贝木没有想到这个结果,顿时吓了一跳,反射条件的回头挥出一拳。那人可能也没有想到,下意识伸手格挡,还没挡到便吃下了贝木的拳头,一下子飞出好几米远。

        “对不起!”想到这个人是帮助自己复仇的恩人,贝木更加后悔,连忙提着医疗器械手忙脚乱连跑带爬的跑向那个人。

        等贝木跑过来时,他正在半趴在地上,一只手撑地准备爬起来,贝木连忙伸手想要扶他起来,那人伸手摸向自己的耳边,贝木心里一惊,连忙抽手回身闪避。但是当贝木落地时却发现自己与向阳并没有收到任何攻击,贝木回头一看,那人正伸手在耳边配戴什么,那人脸上佩戴着面具,原来只是在佩戴被贝木打飞的面具卡扣而已。

        “呼。”贝木看到那名带着面具身高约一米七的人没有攻击他,便松了一口气,其实贝木也明白,刚才自己根本就没有听到那人过来的脚步声,他若是想攻击我们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跟我打一声招呼,看来这个人应该是善意的,至少可以沟通。

        这样想着贝木便挤出一个笑容,像那个人招了招手:“嗨,感谢你救了我们,如果你缺少猎物的话,可以从我这里拿,作为我们的感谢费,怎么样?”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向贝木走近,贝木吓得直后退,边后退边说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对不起,您想要什么,等等,别生气······”

        听到这话,那位古怪的人便停了下来,伸出手指指了向阳受伤的手。贝木回头看了一眼:“你是要帮我们包扎吗?不用了,我已经包扎好了,还是你也要我帮你包扎一下?”

        贝木还在说话,那位古怪的人先是咳嗽了一下,紧接着面具下传来一种艰涩的声音,仿佛向湖山传说里常年在森林里嚎叫的狼人在说话一样:“给我,看看他手上的,他手上戴的东西。”

        “东西···兽牙?”贝木很惊讶,这个要求是她又没想到的。这个兽牙是向阳十岁时在‘湖’里获得的。向阳觉得是带着这个兽牙的精灵救了他,原本贝木并不相信这个,只觉得这是哪个藏在黑暗里的生物的牙齿,但是他查遍了资料,也没有找到是哪一种生物,之前她一直是认为自己搜集的资料太少,后来便没有管这个兽牙了,虽然她也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里面可能藏着些秘密,但那时候她一直直只顾忙于自己的事便没有管它,现在想想,这个兽牙或许真的藏了什么秘密。不管它是否藏了秘密,贝木都不想给出去,她倒希望给向阳留下,起码能让向阳保留希望。

        贝木这样想着,看着面前的人,笑着说道:“如果你想要这个东西的话,你就拿去吧,这不过就是个护身符而已,又没什么用。”说完不等那个人靠近向阳,贝木便回头轻轻地从向阳的手臂慢慢地把兽牙护符褪了下来,随即提着兽牙接近那个人,当贝木走到仅剩那人一步的距离时,便伸出手,露出手上的兽牙。

        那人伸手从贝木手上拿起兽牙,放在眼前端详着,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又用手轻轻触摸着它,仿佛认识这个东西一样。

        就在贝木的心一点点缩紧准备带着向阳逃跑时。那人摇了摇头,把兽牙丢还给了贝木,然后脚步轻轻一蹬,竟然就从原地飞了起来,直接跳到了树上,他在树枝间轻盈地跳跃,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影子。

        贝木看着那人飞远后忽然止不住抖了两下,随即满头冷汗地坐下。“这是个什么人,完全不在贝木的认知范围里,他所用的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科技吗?”贝母想着。那人用的也许是比较轻的力场武器,可是完全看不到他有外带的设备,而且他是怎么做到这么运用自如还不造成破坏的。

        贝木看着向阳的脸,忽然轻轻地笑了一下,便扛起向阳的胳膊,带着背包,向着避难所的方向回去。

        ---------------------------------------------------------------------------------------------

        黑色,向阳现在只能看到满眼的黑色。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身体当中,他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管控。他拼命的把意识传达到手指,拼命的想要爬起来,等他拼尽全力爬起来后,忽然发现刚才自己爬起来这件事似乎只是自己的幻想,一切都没有改变,自己依旧停在那里,然后这样的幻想又经过了几次,他的指尖也越来越用力,他也越来越暴躁,直到整个世界在一阵天旋地转后被撕毁,向阳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呜,你醒了啊,哎呀。”趴在椅子上睡觉的贝木被向阳的叫声吓了一跳,然后扭头看见向阳已在床上坐起,紧接着,他突然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自己可能是因为太累或者睡姿不雅等原因,他居然像向阳一样流出一滩口水到袖子上。“哎呀!”贝木不再去管向阳的状况,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你把那个人打了吗?”向阳问道。

        “嗯哼,差不多。”贝木一边收拾袖子一边敷衍着向阳。老实说贝木并不希望向阳多问。

        向阳凝视了贝木一眼,便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他随口问道:“那个人说的类人啊,不归人是什么,那个人手怎么像机器一样?”

        “嗯,你那个时候还没睡吗。”贝木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向阳一眼,随即叹了口气:“你呀,让你以前上课不听课,这些东西你以为不重要,就根本没听吧,要知道······”

        “停停。”向阳听得头有些大,连忙说道:“我还是个病人,你先别说叫我了,你先给我介绍一下吧,那个人讲的类人不归人什么的,究竟是什么,你又是怎么认出他的类别的?”

        贝木低头说,简单的来讲:“类人也好,不归人也好,其实是人变成的机械人,因为这个过程不可逆转,所以有这个名称,一阶的类人简单来讲,就是用一种金属的液体代替皮肤还有一些表面上的肌肉等等获取力量,至于二家的不归人嘛,就是把大脑以外所有的地方全部用一中金属液体代替,像有些的士兵会做一阶的机械化变成类人,有些海盗也会,毕竟变成类人的机械液,只用从岩浆里提取,但是变成二阶的不归人的机械液的原液里面含有一些特殊的成分,反正这里是肯定没有办法生产的。那个人金属皮肤掉落后,显露出来的是红色的肌肉,很明显,他只是个一阶的类人,所以我那时候猜他在骗我,他应该只是一个流窜的海盗或者逃亡的士兵而已。

        贝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陷入了沉默

        贝木抬头忽然问到:“你是什么时候晕的?后面我怎么反过来打败那个人的过程你看到了吗?”

        “唔,我没有看到,我姐姐那么神通广大,这当然是必然的事。”

        贝木切了一声,拿起衣物叠在了椅子上,紧接着又打开了烧烤架,里面热着一碗肉汤与一些食物。

        “来吃饭了,病人,吃点好的补补。”

        向阳吞了一口口水,不再思考她的姐姐是怎么打败那个人的,反正他说的又没错,他的姐姐的确是神通广大。

        贝木偷偷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想把后面那个人干的事告诉她弟弟,省得他弟弟又做出什么傻事儿,不过那时候她偷偷的换了一个假的给了那个怪人,那个怪人似乎没有认出来。

        真是奇怪,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他或许会认出来,结果他根本就没有看透这样的小把戏,看他的手,也许他根本就是一个年轻人,算了,不想这个了。问题太多,美食当前,贝木选择放弃思考。“无论如何先吃饭。”贝木对自己说

        “对了,向阳。”贝木抬头忽然说:“巢区的巡逻兵征兵就要开始了,你要去参加对吗?”

        向阳放下手中的碗,说道:“我倒是想,你看我的手,我怎么去参加?”

        “哎呀,放心好了,我说的快就是相对于你手痊愈的速度而言的,等到你手痊愈的时候,就是征兵的时候。”

        似乎是看出了向阳的担心,贝木又宽慰了一句:“那个时候我们两个还没有能力作战,严格来讲,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算真正的军人,我们去坦诚自己的所作所为,按照习惯与法律,不会受罚的。”

        向阳沉重的低下了头,说道:“我到巴不得受罚。”

        接着没等贝木再说出下一句话,向阳便抬起头来说道:“姐姐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心的,你保护了我这么久,我也要保护你。”随即一头把脸扎进了饭碗里,好去回避这些他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带来的尴尬的感觉。

        贝木哼的笑了一声。她尽量让自己笑不是那么明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