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 - 科幻小说 - 冲出地下从湖区被毁开始在线阅读 - 第4章 愤怒与无奈

第4章 愤怒与无奈

        第4章    愤怒与无奈

        穿过一嗖嗖砸过来的乱石,向阳猛地从车上跳了下来,前面就是安全区的大门了。安全区的防护罩已经被解除,中心的光柱旁有不少己方的战斗机在作战,向阳愤怒的看着攻击光柱的影子,那分明是一艘艘人类开的战舰。己方的战斗机拿敌人也没有办法,己方的战斗机不敢发射电磁炮弹生怕波及到了光柱。

        “居然是人类?”旁边的贝木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向阳心想:是什么人?难道是之前提到的发现者?,还是海盗?我们该怎么办?向阳呼的喷了一口气,拉着贝木就往自己家的方向狂奔。

        贝木猛地把向阳的手甩开,“向阳,你冷静点!我们的家已经被攻击了,现在去一定会死的!我们去找长官。”

        天空中,敌方的母舰又朝光柱发射了一个纯黑的球形的物质,那些东西快速附着在光柱上,光柱的光度一点点变暗,随着光度全部变暗,黑暗里的生物将同样会入侵到这里。空中敌方的战舰正肆无忌惮的破坏,己方的战舰几乎是用身体去挡住对面的袭击。空中被击落的战舰,房屋的碎块一起掉落下来,人潮正在疯狂地向整个区的出口涌去。有几对穿着中型护甲的士兵在出口处疯狂大喊,随即又被人潮淹没。

        “闪开!”贝木猛然拉了一把向阳,一块巨大的石头险之又险的与向阳擦过。“别发呆了,”贝木喊道,“我们去出口那边。”

        “不,你快走,你是机械师,你是我姐姐,你要活下去,贝木,你要活下去,我要去把空中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打碎,全部都撕碎,该死的·······”向阳像着了魔一样甩开贝木的手,疯狂地向正在崩溃的大厦跑去,耳旁似乎传来了贝木的呼喊,巨大的爆炸声掩盖了一切。

        “你们在这里,你个混账小子!”穿着护甲的石一宁一把把向阳抱起,向阳却不管不顾,只想把他的手掰开,石一宁便拽着向阳的衣领,猛然把她往下一拉,向阳摔倒在地,石一宁大吼道“你上去干什么?添乱吗?你会开那些东西吗?赶紧给我滚到出口的船上去,你现在连配合作战都不会,和常人没区别,快滚呐!”随即扭过头来对贝木说:“你去看好这小子,离开这里,我要去打仗了,没功夫管你们。”石一宁端着枪扭过头向前跑,这时,坐在地上的向阳忽然大喊:'石叔叔,你知道是什么人毁了我的家吗?“石一宁扭过头,忽然,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微笑,又或者说是苦笑,随后喊:“是发现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狗娘养的会来袭击我们的地盘,你们要活下去,如果我死了,替我报仇!”随即转身,义无反顾的向前跑了过去,直到他的背影被烟尘吞没。

        呼--贝木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拽了向阳一下:“走!”向阳奋力爬起来,又摔了下去。贝木扶着向阳一瘸一拐的向前跑。

        向阳忽然抬起头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我们要不要帮着维护秩序······”

        贝木拍了一下向阳的头:“别傻了,现在不缺人,保护好自己才能复仇!”

        贝木的这句话很有效果,向阳低下头,紧接着甩开贝木的手,又反手掺住贝木的手。贝木在心里叹口气,没有挣扎随着他跑起来。

        贝木把手放在身前,尝试分开人流,另一只手则把向阳紧紧的拽着。向阳回头看了一眼,巨大的爆炸余波从光柱上席卷来,人群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一架又一架战舰从天空中落下,他的家被砸得四分五裂。向阳心想,我的母亲病死了,父亲也去世了,现在家也没了······但是向阳奇异般的没有感觉到愤怒或者悲哀,人群的声响也仿佛听不见,只感觉到内心无尽的麻木与疲倦。

        向阳又想起了父亲的话,那个一直在教他地球外面的广阔的老头子,他一生都想要探索到新的东西。现在,向阳理解了他,理解了为什么他一直想要去‘湖’送死。向阳被他的姐姐拽上了岩浆载人船,人群满满的挤在宽敞的船舱里,船舱进入全封闭模式时,还有人尝试着挤进来,结果被夹成了半截。还没等前面的船门彻底启动,就快速间将动力调到最高,一炮炸碎了船门后岩浆涌了上来,船只直接近60度下潜,透过抗压玻璃,还能看到人的肢体与一些大块的金属碎片掉在了岩浆里。整个潜岩浆艇发出细小的碎裂声,这么多人已经超过了负荷,但最终,它还是缓缓的下潜起来。

        幸运的是,这艘载满难民的原浆船并未受到发现者的攻击,他们的目标似乎只是破坏光柱。

        向阳在船上缩成一团,躲在被贝木身后后,而贝木则冷冷的在研究自己的光刃,是的,她还没有把它丢掉。

        向阳虚弱的问贝木:“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

        贝木叹了一口气:“我不清楚,我们该去哪呢?”贝木眼神直直的,突然,他伸手摸了摸向阳的头,说道:“不管怎样,我们两个都要在一起,你不是要到外面去吗?我陪你,你去哪我都陪你。”向阳抱住了她姐姐的手臂,像小时候她刚见到他姐姐一样。

        贝木与向阳并不是亲生姐弟,小时候,贝木的父亲与向阳的父亲是好朋友,向阳的父亲性格较为温和,总是给向阳讲外面的故事,而贝木的爸爸则是一个探索狂,总是一个人不顾军队的规矩,去危险的地方探索,于是有一天,贝木的父亲和母亲都死了,贝木被向阳的父亲收养,打那之后,向阳的父亲也开始向贝木的父亲一样,总是把这两个小孩子留在家里交给石一宁看管,直到这两个小孩再也没有了父母。贝木对她的亲生父母记忆并不是很深,对他而言,向阳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他从小就和向阳呆在一起,他对外面没有那么大的执念,但是无论如何她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对于向阳而言,父母的死亡与他十岁时在湖区被精灵所救的往事使得向阳则不顾一切的想要去更大的地方,就像继承了向阳和贝木父亲的遗愿一样,尽管连向阳自己都不清楚,这个愿望一开始是由谁引起的。这种愿望的力量似乎比生命更加强烈,即使一代又一代的人死亡,她就像病毒一样缠着向阳,生生不息

        在向阳愤怒与悲哀的泪水中,在贝木的无奈与悲伤中,这艘岩浆船依旧在缓缓前进着,它的目标是最近的避难所,尽管慢,他却一直在前进,直到把所有人送到地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