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陛下死开,别踩我的菜!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好人

第九十九章 好人

        凤十九有些无语,还没来得及张口,手指就被包住。

        “你想多了。”边给凤十九擦拭手指,牧魏闲边淡淡道,“她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跟大福长得像不像,对你并无那种意思。”

        说着,将凤十九手指一根一根,擦拭的十分仔细。

        不同于那张粗糙的脸,凤十九手指纤长白皙,十分漂亮,只是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柔嫩,显得骨节分明,甚至掌心指尖有许多老茧,摸着有些扎手。

        他擦的太过细致,甚至理所当然,凤十九一时竟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大壮也是有些呆愣的看着。

        凤十九微微挑眉看着,未发一语。

        终于,牧魏闲擦拭完毕,这才抬头,对凤十九弯眼一笑,笑容干净纯粹,“娘子,擦干净了。”

        凤十九眼神深沉:“嗯。”

        牧魏闲就抓着她的手,不再说话了,看起来不太开心。

        凤十九寻思着他是不是吃醋了,又觉得不太可能,也没太在意,将伞捡起来转身回去。

        大壮:“……”

        大壮颇感羞辱的喊了一声:“喂!”

        凤十九侧眸,阳光被遮挡,阴影下那双眸子更显黝黑深沉。

        大壮忽然就有点怂,没敢生气,怂道:“你,你为什么要问我跟大福长的像不像?”

        “没什么。”凤十九扫了一眼,转身离开,一手撑伞,一手被牧魏闲抓着。

        大壮还想再问,半响开不了口,他承认自己有点怂。

        “肯定是因为她长得太可怕了。”念叨一句,瞅着那俩人的背影,大壮竟然觉得还挺和谐的。

        “和谐个鬼啊!”很快又打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位置完全搞错了吧,为什么是凤十九撑伞,牧魏闲则像个小媳妇一样啊!!”

        .

        并未察觉到牧魏闲的小情绪,凤十九一回去就进了书房,并且将门关上。

        被关在外面的牧魏闲:“……”

        眼眸深沉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似乎要穿过障碍物直直看到里面的人,片刻后牧魏闲转身离开。

        他当然不是吃醋。

        他只是在惊异于自己下意识的举动。

        那一瞬间沸腾的怒意不能做假,牧魏闲摸了一把自己心口,漂亮的眉头拧在一起。

        他是不是太沉浸了?

        他一开始的目的分明是要给凤十九洗脑,让她彻底为自己所用,心甘情愿,当自己的狗。

        谁会对自己的狗产生占有欲?

        也或许不是。

        牧魏闲想,哪怕是狗,也是自己的狗,自己的东西,外人当然不能触碰的。

        不远处,重新换了本书看的老爷子看到俩人回来,刚想找孙子打听一下事宜,就看到他那俊秀温和的孙子此刻一脸阴霾,周身似有杀气凝结。

        脚步一顿,他忽然觉得自己不用急,晚些时候再问也挺好的。

        但多少有些担心,于是就悄悄盯着看。

        片刻后,他看到牧魏闲动了,似乎要往哪里去。

        莫非要来找自己?

        轻咳一声,老爷子迈步上前。

        下一秒,眼前闪过一阵风。

        老爷子伸手挽留:“乖孙——”

        “爷爷。”并未发现他的挽留之意,牧魏闲随便点点头算是应声,“我去拎壶茶,娘子肯定渴了。”

        老爷子:“……”

        我也渴了呢。

        .

        青绿色茶水自壶口缓缓流下,划过冰冷坚硬的砚台,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

        窗户大开,阳光洒落一地,锋利的刀芒在砚台上磨动,凤十九坐在书桌上,一手砚台,一手匕首,正在磨刀。

        动作不疾不徐,寻常研磨一样,不同的是她磨的是锋利的尖刀。

        建筑物挡住了上层的阳光,她神情平静,因光色显得有些晦暗,像是一个刽子手。

        牧魏闲拎着一壶新茶,推门就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腿都有点软。

        “娘子?”他试探的叫了一声。

        女子闻声抬眸,狭长的眼眸黑的像是冬日的夜。

        牧魏闲抖着手指将茶壶提起:“娘子,我,我拎了茶水。”

        觉察到他的恐惧,凤十九将砚台放回去,解释一句:“磨刀使我冷静。”

        牧魏闲脸色更加不自然了,嘴巴不听大脑使唤道:“不会杀人更冷静吧?”

        凤十九有些惊讶的看他一眼,没否认,只道:“我已经答应过清云大师,不会再杀人。”

        牧魏闲一怔。

        凤十九已经扯出一个笑容来,说:“而且我是个好人。”

        好人怎么会杀人呢?

        牧魏闲没说话。

        凤十九见他脸色不太好,接过茶水,笑问:“怎么了?”

        牧魏闲声音有点低,微微垂头,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娘子杀过人吗?”

        锋利的尖刀已经不知何时被收起,凤十九:“你觉得呢?”

        牧魏闲觉得凤十九肯定罪孽深重。

        他抬头,一脸信任道:“我知道,娘子是好人。”

        “你说的对。”凤十九笑了,抬手摸摸他的脸,道,“我是个好人。”

        从今往后,她就是个好人。

        牧魏闲一脸信任的点点头,模样十分天真。

        凤十九盯着他清透漂亮又水润的眸子看,越看越喜欢,她有些唏嘘道:“好人总是喜欢好人的,牧魏闲,你也得是个好人。”

        牧魏闲眨了眨眸子,似乎没懂她的意思,一派天真道:“我也是个好人。”

        “嗯。”凤十九道,“所以我喜欢你。”

        牧魏闲一愣,而后瞬间笑开,有些羞涩,但又开心的小声道:“我也喜欢娘子。”

        他低着头,似乎羞涩至极,忽然跑开道:“娘子,我去给你拿点甜瓜来。”

        随之而起的,是被关上的关门声,以及跑开的脚步声。

        跑了好久,直到到了一排屋子的尽头,确认凤十九再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牧魏闲才停下脚步。

        他抬头,俊秀漂亮的脸上羞涩欢喜不见,取而代之的略显森然的面无表情,清澈的眸子一片黝黑,似乎卷着风暴一样。

        好人?

        嘁!

        屋内,凤十九盯着打晃的木门,丑陋寡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眼神有几分波动。

        大福虽死,但身体完整,显然不是杀手所为。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135/135592/32103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