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女锋芒,我娘子很嚣张在线阅读 - 第26章 大哥真天真

第26章 大哥真天真

        余姨娘只好去求嫡姐。

        荣安伯夫人谢余氏见庶妹来求自己,有一种憋屈终于被释放的快感。

        上回她帮对方请大夫受的气,被易老夫人嫌弃的气,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大夫埋汰的气,终于可以吐回去了。

        于是她趁机拿乔,想要她多来求几次。

        只是事与愿违,庶妹最终只求了一次,原因是楼掌柜很快就被放了出来,也没有被打板子——齐云苍带着易凌云拜访了相爷,他就被放出来了。

        易老夫人得知后非常得意:“谁说镇北侯府的面子不够?侯府的爵位是我儿子用命换来的,谁看不起有本事用命来争。”

        其实易凌云从齐云苍口中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并不想救楼掌柜,本来就是他不对,却又听说自己母亲非常难过差点昏倒,还亲自去找了刘大人遭到拒绝。

        想到已逝的大哥,他又于心不忍,便让齐云苍带他去求徐相,毕竟齐云苍的面子比较大。

        徐相能怎么样?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她就知道小姑娘能赢父亲却故意不赢,定然有猫腻,瞧!自己无缘无故就成了人家的背景。

        一辈子算计他人,如今还得甘愿被人算计,小姑娘有些厉害啊!

        自己的店铺被人强制转让,便也不能坐视不管了,加上知道那店铺是徐家的后,刘斯定然不会帮着楼掌柜了,于是后者就被关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信国公世子会来说这个事。

        于是徐相便给了齐世子这个面子,总归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姑娘那边先不厚道的,让她知道知道这世事艰难也好。

        事后,齐云苍对易凌云语重心长:“你也应该有些事做,总不能每日游手好闲,你大哥在,你可以当个闲人,如今你大哥不在了,总要有人支撑起门户。”

        “算了,我还是得当闲人。”易凌云想都没多想。

        齐云苍不赞同地摇摇头。

        “如果我不是闲人,有人就该紧张了。”自己也许就危险了,还是吃喝玩乐吧,他可不想活在无穷无尽的争斗中。

        “怎么会?”齐云苍笑道。

        “云苍哥,我怎的觉得你有时候和我大哥一样天真?”易凌云皱皱眉头,“我大哥本是很聪明的,只是一遇到家里的事,和母亲有关的,和那些女人们有关的,他的脑袋就有些不太妙。”

        “凌云!”齐云苍语气中带了火,几息后又压了下来,“这样说你大哥不太好。”

        “我知道,但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出头了,余氏会不会心中不安。”

        按说,他也是可以继承他大哥爵位的,或者说,如果唯一的侄子有了万一,他可以继承爵位,所以表现出欲望,那就是给人竖箭靶子。

        “不太可能吧,你不是会和你侄子抢爵位的人。”齐云苍笃定。

        易凌云笑了:“我当然不会,那可是我唯一的侄子。”大哥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虽然不太像大哥。

        “可说不准别人认为我会。”

        “谁?”

        “将军府还有谁?”易凌云白了白眼。

        齐云苍摇了摇头:余氏吗?不会的。

        这日,徐相请苏言裳到沉香阁给父亲复诊,再检查一下他的手。

        “顺便跟你说个事,有人找到我,让我帮忙放了楼掌柜。”徐相道。

        他告诉这小姑娘,也算是对她治好父亲手疾的一点回馈了。

        第一次治疗时苏言裳是没有收银子的,徐相本要给她付,她当时说:“这是下棋顺便做的事,因为见不得徐老抖,会影响我下棋,所以才出手,不算给他治疗,就不收银子了。”

        所以父亲的输,小姑娘的赢都是因为那手不抖了吗?

        最后徐老也以极低的租金将东水街的铺子租给了苏言裳,就算是报答了。

        但这不是银子的事,毕竟这天下,也就这小姑娘能治好他父亲的手!有那么好的医术确实应该被感激的,虽然自己被利用了。

        苏言裳确实利用了一把徐相:一开始她赢徐老,是真的想买那个店铺,后来发现徐老的儿子竟然是徐相,那她就不买了,好不容易能将自己稍微绑在能帮她的人身上。

        苏言裳一怔:是谁?

        她没问,但她知道徐相不会说。

        定是有身份的人,一道身影闪过脑海:不会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吧?

        “多谢。”没有多问半句话。

        苏言裳走后,徐相再次感叹:“不简单啊不简单!谁说女子不如男!”

        傍晚,楼管家从镇北候府回自己住处的路上,被人套了麻袋打了一顿。

        铺子本就是她的,仅是拿回来不算给楼掌柜教训,对于他的强迫行为,她还是要给予小小惩戒的。

        “这一顿值不值一千两?”面具男子问。

        苏言裳从袖袋中拿出一千两,面具都挡不住他两眼放光。

        “这银子你拿去,帮我在城中买一座宅子。”接着苏言裳说了房屋的要求。

        面具男子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的挣钱之路任重道远。

        云祥阁这些日子的生意好了起来。一个月后便是太后的寿辰,四品以上官员和家眷都会参加。

        那样的日子,是自己备受关注,女儿们大出风头的好时候,所有人削尖了脑袋给自己和家人置办一身华丽的行头,要在那日将所有人都比下去。

        国公夫人这样的地位,在从前是由宫里的尚衣局负责统一制作礼服,但先帝改革后,外命妇除了大典这样严肃的场合,其他时候都可以穿自己做的衣裳,当时也是为了节约国库开支,没想却激发了成衣市场,一片百花齐放。

        裁衣店自然是会安排人上门给贵妇贵女们裁衣。这日,杜掌柜派了他最优秀的裁衣娘子上了信国公府的门,将最新到货的布料拿到府内,先由专门的管事筛选,再呈送到主子面前,由主子定夺。

        信国公夫人卢氏淡淡扫了一眼新布料:“每年有什么重要日子,穿的都是云祥阁的衣裳。”

        “自然是因为云祥阁的衣裳料子好,做得也好。”康嬷嬷道。

        “都一样。”卢氏毫无兴致。

        “夫人不喜了?不如就让府里的裁衣丫鬟亲自做?”

        卢氏叹了口气道:“都做上几套吧。”

        趁做新衣的名头,出门逛一逛也是京城女子所好,特别是在这晴好的春日里。

        “跟你们说,我表叔才从江南那边回来,他说那边新出了一种布料,那纹路极其精美,颜色还无比靓丽,都是京城没见过的,我让他带些回来,希望能在太后寿辰之前用上。”一贵女道。

        “什么江南啊,楼记你知道吧?”另一贵女得意自己拥有最新资讯。

        “那店不是关门了吗?没想到啊,开了十几年的店,竟然能说倒就倒。”

        “我还知道更多,那是因为楼记得罪了徐相的父亲!”

        众女皆惊!

        “楼记倒了,那儿准备开个成衣店,据说用的正是江南新出的布料。”

        “我早就觉得这云祥阁的风格总是一成不变,虽然布料名贵,但也显老得很,我就期盼着适合年轻小娘子的布料赶紧出现。”

        杜掌柜脸上不高兴,但却不会当面说客人,倒是她们给的信息也很重要:那种布料听起来像是玉老板说的布料。

        他突然有些激动,云祥阁一定要当第一个推出这种布料的店,那个新店万一仗着这种布料开张,怕是一开张就成对手。

        他当即联系了玉老板。

        “哎,杜老板,你可知道这种布料非常难织,第一批据说已经有人定了,不知道你现在下定能排第几个?”易了容扮成玉老板的面具男子道。

        这种事情,不能当第一还有什么意义?

        “我出双倍,不,三倍的价格,将别人定的买下。”

        都怪他当初小看了这种布料,以为不会那么快有人关注到。

        “三倍的价格可能还不够付对方的违约金,我得去问问。”玉老板道,“这违约金若是十倍,杜老板打算出吗?”

        十倍!杜掌柜没有当即给答复。

        面具男子恢复真容,戴上银质面具,回到东水街:“这回我至少值一千两了吧?”

        没错,那个贵女的表叔正是从面具男子处听说那种新奇布料的。

        “你有了一千两,打算去做什么?”苏言裳认真地看向对方,问道。

        面具男子被问住了,他没打算做什么呀。

        “又去打人?”

        “我那不是打人,是路遇不平拔刀相助。”

        之前和一大帮子纨绔日日混在一起,却有一日无意中听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提到自己,竟说自己没什么用,不过是个在家里吃闲饭的,他才惊觉自己如此不堪。

        那之后他想了许多,时人觉得最有出息的,那就是当官,不爱读书的他科考是不可能的了,如此想当官就只能通过他父亲,到时候不知道又遭父亲如何的数落。

        而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吃闲饭的,必然不能让父亲帮这个忙,于是他便当了个侠客,可仍觉得不够充实。

        自从遇到了这小娘子,他的生活似乎改变了。

        “这......那你让我继续帮你?”面具男子踟蹰道。

        /135/135656/32103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