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替嫁医妃后我被迫母仪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留在王府

第四十五章 留在王府

        事情既然已经告一段落,众人这天晚上在寺庙里休息,第二天大清早,便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山回摄政王府了。

        回王府的路平坦平静,平日里人不多,只有一些来往的商户。

        霍危楼和沈心玥在同一辆马车里。

        沈心玥难得的睡了个安稳觉,只是还没睡上几个时辰,就被叫醒下山。

        此时在马车里,沈心玥也昏昏欲睡。

        霍危楼莞尔,揽过沈心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玥儿,睡吧。”

        沈心玥的心顿时成了感叹号。

        这也太突然了吧!

        霍危楼突如其来的举动,直接使得沈心玥红了脸,睡意也消散了。

        “不,不睡了。”沈心玥连忙摇头。

        霍危楼疑惑不解,刚才不是还哈欠连天,眼皮子直打架吗?怎么现在突然又不睡了?

        女人真是善变的生物。

        沈心玥想着转移话题,就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

        “霍危楼,那丫鬟是被推出来顶罪的,不继续查了吗?”想到这里,沈心玥还有些不悦,明明她还想说什么,但是霍危楼却直接拍板,丝毫没有留给她说话的时间。

        只要再给她一些时间,兰清若的狐狸尾巴绝对可以露出来!

        霍危楼伸出手刮了刮沈心玥的鼻子,语气略有些宠溺:“有些事情,不是非要找到真相的。”

        “可是兰清若她想毁了我的清白!”沈心玥有些倔强。

        分明是兰清若要针对她,她不过是反击罢了。更何况,这一次若是让兰清若成功了,那么她沈心玥,就要日日承受别人对她的唾骂和诟病。

        成为京城的饭后谈资,沦为笑柄!

        再之后,就会有人逼迫霍危楼休妻。

        那么她沈心玥,就会变成一个失去了身份地位的女人,任由别人搓圆捏扁。

        她的反抗,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这里不是现代,而且分尊卑贵贱的古代。

        “我知道,这事让你受了委屈。玥儿,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满足你。”霍危楼轻声叹气。

        他何尝不想借由此事将兰清若给除去?

        只是这背后牵连太广,有老王妃给兰清若兜底,再加上兰清若背靠太傅。

        这人他动不得。

        起码在太傅和老王妃没有彻底倒台前,他动不了。

        能够略施小惩,让她禁足,罚俸禄,但其他的,他现在还不方便做。

        哪怕他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

        沈心玥是个聪明人,她也深知这一点。

        虽然心里气不过,但也没有逼迫霍危楼来替她教训兰清若。

        再说了,她和霍危楼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也没有感情。霍危楼能够愿意去为她做这些,已经很不错了。

        沈心玥有些失落。

        “不用补偿我,危楼,其实我都明白。”沈心玥看着他,眼眸中的柔情浓的像是一潭池水,但她自己却丝毫不知。

        “这件事情,我会让兰清若和老太太都付出代价的。”霍危楼的眸子看着马车的帘子,像是透过门帘,看向前方马车里的老太太。

        沈心玥压下心中异样的情感,有些担忧:“局势诡辩莫测,一切小心为上。”

        霍危楼心中暖洋洋:“玥儿这是在担心我?”

        “别胡说八道,我只是在担心我的小命。”沈心玥傲娇的偏过头。

        但其实她的心中,也温暖如春。在这陌生的异世,能有人这么待她好,实在是一大幸事。

        虽然这个人一开始是想杀了她的。

        回到王府中,宋如玉和柳姨娘等人便准备不日返程。

        休整了一天一夜,众人的精力这才恢复。

        老王妃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正屋。

        “都来了,那我便有话直说了。”老王妃摆谱,端着架子。

        “凤娇这孩子,在礼佛的时候受了委屈,也受了惊吓,我们摄政王府定要好好安抚她,不能让她一直委屈。”

        “再加上王妃,在王府也没个知心的人可以说说话,便让凤娇留在王府,给王妃作伴。二来,也可以让王府弥补凤娇,不能再让凤娇受委屈了。”

        “凤娇,你便住在王妃她们那儿吧,若我老太婆没记错的话,她们院子里还有一间偏房空着。”

        老王妃算盘打的哗哗响。

        霍危楼和沈心玥听完老王妃的发言,便将一切的前因后果都想清楚了。

        在宝云寺里出现的闹剧,再最后让丫鬟顶罪,多半也是为了让沈凤娇名正言顺的留在王府!

        沈心玥和霍危楼不准痕迹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了然。

        “母亲,沈凤娇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就这么留在王府,还是我和霍危楼的院子,怕是不好吧?”沈心玥朗声道。

        沈凤娇之前就试图勾引霍危楼,现在老王妃直接把人安排在了他们的隔壁,意图简直不要太明显!

        既可以让沈凤娇接着勾引霍危楼,又可以让沈凤娇来当她的眼线,观察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

        可谓是一举两得!

        哦,不对,还能让沈凤娇死心塌地的替她做事,这是一举三得!

        “凤娇她是你的妹妹,同你住在一块儿,怎么不好?”老王妃怒目圆睁,拐杖一柱,作势就要发脾气。

        “毕竟,我这个庶妹啊,曾经还想勾引我的男人。我想,若是给她机会,说不定还真让她得手了。”沈心玥阴阳怪气的说话。

        沈凤娇的脸直接气的差点变形!

        这个沈心玥!她怎么就揪着这件事不放?分明那天的受害人是她!她进了霍危楼的房间,明明就快要得手了,这个该死的沈心玥居然在房间里等着!

        若不是她碍眼碍事,如今成了摄政王妃的人,说不定就是她沈凤娇了!

        “你!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不过是个王爷送些吃的过去,而且当时你也在房间里,怎么能这么说我?你可是我的姐姐!”沈凤娇装作惊讶的后退几步。

        只是演技太过拙劣,沈心玥只觉得辣眼睛。

        也就老王妃还看得津津有味,把这当成了一场戏。

        “你说没有就没有咯。”沈心玥耸肩,满不在乎。

        “行了,到此为止!宋夫人,午膳过后,我会差人送你们回沈府。”这便是下逐客令了。

        今天的午膳并不是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吃,老王妃嫌弃他们聒噪,加上人老了,这几天太过劳累,还没有缓过劲来。

        宋如玉宋在霍危楼和沈心玥的屋子里,和她们一起吃的饭。

        柳姨娘等人,则是自成一桌,由膳房的丫鬟们端菜上桌。

        沈心玥想到宋如玉今天就要走了,这一走,又是很多天不能见面和联系,心中还生出了些不舍。

        “玥儿不哭,娘只是回沈府,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宋如玉看到沈心玥红着眼眶闷声吃饭,连头都没怎么抬起来,她就明白了。

        “我才没哭。”沈心玥依旧嘴硬。

        霍危楼在一旁默默吃饭,一言不发,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不要打扰这母女二人。

        沈心玥放下碗筷,深呼吸好几下后,情绪调节好了。

        正巧,王府的小厮过来提醒宋如玉,马车已经备好,柳姨娘等人已经上车了。

        “玥儿,在王府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耍小性子,要将王爷服侍好。”宋如玉交代了好些话,这才和小厮出了院子。

        沈心玥追了出去,在王府的侧门和宋如玉告别。

        “娘,回了沈府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像以前那么柔弱了,一定要小心妾室,不要再有第二个柳姨娘了。”沈心玥最担心的,就是宋如玉的软弱。

        宋如玉连连点头,眸子里带着真诚,显然,这次是将沈心玥的话给听了进去。

        “娘都听玥儿的。”

        “对了,玥儿,望驰不日便会来京,接收家里在京城的生意。”

        宋如玉并没有说让沈心玥照顾沈望驰的话,但沈心玥明白了。

        “放心吧娘,兄长来了京城,我定会好好照顾他哦。”

        两人没有再多说话,宋如玉三步一回头的上了马车,随后还从窗户探出头来,深深的看着沈心玥。

        沈心玥回到了院子里,躺在花圃旁的躺椅上,闭着眼睛,被太阳照的暖洋洋的。

        只是心中,想起了沈望驰的模样。

        沈望驰是宋如玉的第一个孩子,是沈心玥的哥哥。沈心玥记得,沈望驰被情同手足的好兄弟背叛,断了腿而心灰意冷,一蹶不振。

        而沈家在京城的生意并不好,压根排不上号,让沈望驰来京城做生意,就像是被发配到了边疆。

        沈心玥透过原身的记忆,深知沈望驰其实是有绝佳的经商头脑的。若不是被人背叛,现在的商界,定然已经有了沈望驰的大名了。

        沈凤娇此时来到了霍危楼居住的院子里拜访沈心玥。

        “姐姐!”

        沈凤娇的声音将沈心玥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在。

        “你来做什么?”沈心玥皱眉,很是不悦。

        “当然是来看看我亲爱的姐姐了。”沈凤娇趾高气昂的走进来,扫视院子里的一草一木。

        沈心玥没有起身,只是摆摆手,让司其代替她动手。“我和你没什么好看的,司其,送客!”

        “沈小姐,请回吧。”司其挡在沈凤娇的面前,将沈凤娇和沈心玥之前隔开。

        沈凤娇气的直跺脚。“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奴才!怎么敢跟主子这么说话?”

        司其气不打一处来,正想和沈凤娇一怼到底,就被沈心玥拉了拉衣袖,一肚子火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让她这么说的。”沈心玥站起来,她比沈凤娇略高一些,此时又特意挺直了背,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沈凤娇毫不在意,在她眼里奴才就是奴才,顶撞了主子,就该罚!

        “姐姐恐怕还不知道吧,我现在已经讨得老夫人的欢心了!唉,可惜姐姐嫁进王府几个月,都没能让老王妃喜欢姐姐。”沈凤娇这一顿茶言茶语,直接让沈心玥生出了一剑劈开沈凤娇的计划。

        “讨老太太的欢心可没什么用,毕竟在这王府里当家的,似乎不是老夫人。”

        /135/135248/32103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