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弃女厨娘,吃货太子嘎嘎狂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拜佛的时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拜佛的时节

        有时候,言若梦还挺同情太子妃的,因为她一直在跟不是同一个赛道的人比赛。

        “行了,别说,祝你获得最后宫斗的冠军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太子妃听的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

        言若梦起身,与她平行,露出同情的眼神,“你一定很想让我失宠吧,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也没得宠过,你还是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去吧。”

        说完这话,言若梦叫上良玉出门了,把这地方留给太子妃。

        太子妃懵了一会,忽然问道,“翠香,她什么意思?”

        翠香低头不语,太子妃思考了一会,指甲掐着掌心的肉,“她在讽刺本宫,让我永远别想得到的殿下的喜欢?”

        显然太子妃会错意了,不过等她回过头来准备找言若梦麻烦时,发现已经见不到人了。

        “人哪去了,翠香?”

        翠香指着敞开的大门,“侧妃刚才已经出去了。”

        “岂有此理。”太子妃怒气冲冲的就要追上去,却被翠香拉住。

        “主子,咱们还是早些回相府吧,夫人还等着您。”

        想起今日本是为了开心的事来,太子妃压下了暂时的冲动,“走着瞧。”

        言若梦带着良玉去了花园,已是冬日,花园里没一株花盛开,连绿叶也少的可怜,良玉不解。

        “主子,这都没花,您想赏花,咱可以跟霓裳公主说一声去梅棠别庄,那的梅花想必都开了。”

        言若梦笑着摇头,“我又不是来赏花的。”

        “那您是?”

        “太子妃又把我院子的大门弄坏了,我总得找点补偿吧。”

        这花园里不缺乏名贵品种,有些还是太子妃带来养的,她正在挑选一株价格合适的打包带走。

        良玉知道了她的意图后,辛苦憋笑。

        在花园里来回走了几趟,言若梦终于挑到了一株模样周正,却看不出什么品种的花,她将花连盆抱起,拍了拍花盆边,颇有几分挑西瓜时拍西瓜的气势。

        “就他了,咱们走吧。”

        来时没事,回去时,言若梦见到一群人端着礼盒匆匆往外走去。

        言若梦拉了个小丫鬟问道,“这么多人这是要去哪?”

        丫鬟给言若梦行了个礼,“禀侧妃娘,明日便是相府举家拜佛的日子,太子妃娘娘今日要回相府候着。”

        丫鬟说完,端着自己手上的东西又匆匆走了。

        言若梦看着他们这个阵仗,不禁咂舌,“这都赶上回门了。”

        不过太子妃还是走的好,她走了,言若梦不就清净了吗?想到这些,她一个不小心就又双躺平了。

        而此时,外头也发生着大的变动。

        譬如说,陆翡几日见不着“阿箐”夫人,整个人都提不上劲,身边的小厮看出端倪后,主动调查了一番。

        “公子,小的查便了整个京城的贵人家中的妾侍,也只有柳相几月前纳的妾侍叫阿箐的,您看…”

        听到这个心心念念的名字,陆翡立马活过来了,“咱们这就去相府。”

        小厮急忙叫住他,“公子莫慌,咱们今日去相府,过于古怪,恐引起怀疑。”

        陆翡烦躁的用扇子拍打着手心,“那你说如何是好,我不能去,她也不出来,再见不着,本公子都要瘦了。”

        “公子,您莫要急,小的还打听到,明日便是相府举家拜佛的日子,您正好可以去相国寺跟那阿箐姑娘来个偶遇。”小厮说着还发出两声猥琐的笑声。

        陆翡拍板,“就这么定了,你赶紧去给我准备准备,明日去拜佛。”

        陆翡这边兴致勃勃了起来,刚走出院子,就遇上陆渺。

        陆渺看到自家哥哥如此开心,也忍不住笑着问,“兄长今日心情不错,可是遇上什么喜事?”

        “喜事说不上,也就是一桩趣事,相国寺的梅花开了,为兄要去赏一赏,不知小妹可愿一起?”

        “还是不了,近日太后日日召我作陪,明日恐怕又不得空,兄长去便好。”陆渺觉得有些奇怪,却一时说不上来。

        陆翡答着好就要跟陆渺擦肩而过,走出几步后,忽然被陆渺叫住。

        “兄长,切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

        陆翡用扇子拍了拍胸膛,“忘不了,只是此事还需时机何时,你且等着瞧吧。”

        得了陆翡的答应,陆渺这才安心些。

        隔日,日头大好,纵使是冬日,京城里阳光却是充足,丞相府一干人齐刷刷上了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相国寺出发。

        早起在小院里晒太阳的言若梦感慨道,“他们相府倒是会挑时候,这么个大晴天的,正好合适外出踏青。”

        良玉晾晒着被子,听到言若梦的话,掩唇一笑,“这种事,必定会请人看天象,主子不必稀奇,若是殿下去参拜,比这还讲究。”

        言若梦头一仰,继续晒太阳,她就不指望唐禹川,最近似乎是慕王要回京,唐禹川忙着跟六部那群老臣统筹接风宴的事情。

        有了上次众人集体被唐禹川坑的惊艳,这次他们都留了心眼,唐禹川还得跟他们斗智斗勇。

        言若梦每每看到他皱眉走在路上,还庆幸一把,幸好她没穿成皇嗣。

        不过,这人也不能一直躺着晒太阳不是,今天这天这么好,加上言若梦经常看到良玉出神,她也生出一些心思。

        “不如咱们也去相国寺吧。”

        良玉被这话吓的手上动作慢了半拍,在拍打被子的手没留神就按在地上,人狼狈的倒地。

        言若梦招呼着院子里其他小丫鬟把人扶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

        良玉吹了吹擦破皮的手掌,“奴婢没事,主子莫要担忧,只是您怎么突然想去相国寺,就不怕遇到太子妃?”

        言若梦拿出几分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可能是被她提醒了一下,还能去寺庙里走走,而且,我为什么要怕遇到她,是她该怕我才是,跟我吵嘴她什么时候赢过?”

        主子执意要做,良玉也不好再劝阻,便安排马车去了。

        不过言若梦今日好像就特地为了赶热闹来的一般,马车驶到要上相国寺的山脚,马车就停住了。

        正当她疑惑时,车夫传来通报,“主子,前面是相府的车队,咱们要等一下了。”

        /134/134287/32103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