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父是魔女在线阅读 - 第1016章 血鸾之邀

第1016章 血鸾之邀

        坤域珠,一湖畔之边,冰尘、血鸾现身。

        四下打量了一番,血鸾说道:“你这坤域珠,倒也还有不错的地方。”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冰尘浅笑道。

        血鸾眉头一皱,立刻再度表现出冷冰冰之色。

        冰尘见状,露出几分无奈,说道:“怎么感觉,你总是对我有丝丝敌意。”

        “知道便好。”血鸾道。

        冰尘张了张嘴,无奈一笑。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冰尘道。

        血鸾皱眉,沉吟一番,说道:“来血魂神宗。”

        “有什么事吗?”冰尘问道。

        “让你来你就来,哪这么多废话。”血鸾道。

        冰尘笑了笑道:“你让我去我就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血鸾微恼。

        再度冷幽幽地看了冰尘一眼,血鸾便转过了身去,面对湖畔。

        “丫头,若论辈分,你可是我师侄,更甚者我还是你......”

        “闭嘴!”血鸾赶紧说道。

        倒也知道自己言语过激,有失???????????????礼数,血鸾立刻便沉下了气去。

        见冰尘眉头微皱,血鸾略一犹豫,说道:“抱歉,我心情不怎么好。”

        “心情不好?是因为见到了我?”冰尘问道。

        “不错。”血鸾道。

        “我可记得,没得罪你吧。”冰尘说道。

        不过话及此处,冰尘嘴角便又露出一丝不怀好意之色,说道:“莫不是当初那一巴掌你还记得?”

        “你!”

        听到冰尘之话,血鸾心里的恼意蹭蹭直冒,同时又有了几分羞怒,情不自禁的就回想起了在无涯之境,被冰尘打屁股的一幕。

        瞪着冰尘,血鸾冷幽幽道:“你若敢再提那事,我杀了你!”

        冰尘赶紧摆手道:“不提,不提,以后绝对不再提。”

        话及此处,冰尘转而问道:“就那事?还有其他的没有?”

        血鸾轻哼了一下,再度转过了头去。

        目光幽幽地看着湖内之景,血鸾平息了一番心绪,不过同时又有着几分挣扎之意,内心矛盾。

        倒也未打扰血鸾,冰尘静静地站在其身旁。

        好一会后,血鸾才又说道:“不久之后,此界局势将乱,仅凭你而今的实力,想要安然度过,难。”

        】

        冰尘闻言,嘴角几分柔和,说道:“果然还是刀子嘴豆腐。”

        血鸾冷幽幽地看了冰尘一眼。

        只见冰尘摇头,说道:“能不能安然度过,到了那时才知道。我曾经说过,你们这些超级宗门,而今的我高攀不起,也不会去高攀。我要以自身的实力,向你们证明一切,甚至日后让你们仰望。”

        血鸾闻言,眉头一皱,随之轻哼了一下道:“大言不惭。”

        冰尘倒也不怒,反而笑了笑道:“不错,我就是大言不惭,人总该有自己的理想,不然活着那才叫行尸走肉。”

        血鸾露出了几分鄙视之色。

        “不过也谢了,还能想到我,倒也没有辜负我对你们的......”

        冰尘话未说完,便被血鸾的一个目光盯得闭嘴。

        “还有没有其他事?”冰尘转而又问道。

        血鸾微微皱眉道:“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出去?”冰尘摆了摆手,笑了笑道:“没有,在这里,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一直住在这也无妨。”

        血鸾再度冷幽幽地看了冰尘一眼。

        看着湖面,血鸾犹豫几分,最后还是说道:“宗门之内,你还有一份账要还,尽快来宗门了结一桩恩怨。”

        “还账?恩怨?”冰尘疑惑道。

        血鸾暗暗咬了咬牙道:“不错。”

        “我不记得欠谁的吧,当然,除了璇儿。”冰尘道。

        血鸾闻言,目光顿时不善。

        冰尘眉头一皱,看血鸾神色,冰尘知道,她应不是在说假。

        “到底什么事,详细说来听听。”冰尘道。

        “日后你来了宗门,自会知晓。”血鸾道。

        “先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冰尘道。

        “你烦不烦!”血鸾不耐道。

        “嫌我烦你就说。”冰尘道。

        血鸾咬了咬牙,瞪着冰尘,犹豫几分,说道:“当年你自己干了什么,还需我来说?”

        冰尘一头雾水。

        来这浮墟界,与血魂神宗,他就与几人???????????????打过交道,血刹、血莹还有就是这血鸾。冰尘不怀疑血鸾指的是凌璇,亦或者说是澹台血嫣,她还没这个资格。

        不过即便如此,冰尘还是仔细想了想,可左想右想,就是没有什么印象。

        血鸾见状,莫名地火大,脸上不仅露出了怒意,还有一种莫名地抓狂。

        “我真想不起来,我就与你、血刹还有血莹有过交集,其他人我不记得......”

        “闭嘴!”血鸾怒道。

        冰尘一皱眉。

        “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血鸾随之又说道。

        冰尘:“......”

        说得好像冰尘对她始乱终弃一般。

        犹豫了一下,冰尘说道:“好了,别动怒,待我手头的事了结之后,便去血魂神宗一趟。”

        血鸾闻言,脸上的怒意这才稍稍舒缓。

        冰车见状,有些无奈道:“都修炼几千上万年了,一个神王顶峰强者,还这么脾气暴躁。”

        听到这话,血鸾才稍稍平息下去的怒意,立刻再度被点爆。

        冰尘见状,赶紧摆手道:“别动怒,别动怒,你怎么心性这么差,赶冰韵差多了。”

        “你!”

        血鸾当即一怒,一巴掌向着冰尘扇了过去。

        ......

        净婵身旁,随着华光一闪,冰尘、血鸾现身。

        神色之中怒意未消,众人立刻齐齐看向了血鸾,皆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一个闪身,血鸾来到血情身前,微微一拜道:“师叔,可以走了。”

        血情嗯了一下,随之看向冰尘,微微点头之后,便与血鸾以及另一神王一道迅速远去。

        倒也未再耽搁,姜紫陌也立刻祭出魔炎之舟,带着冰尘几人也快速远去。

        坤域珠,混沌莲池。

        经过对祁渊近一日的疗伤,笙漓才一脸疲惫的收功。

        “多谢姐姐出手相助。”祁夭赶紧上前,对笙漓欠身一拜。

        笙漓摆了摆手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祁夭赶紧扶住笙漓,目光之中尽是浓浓的感激。

        “话说,真要说起来,你应该比我还大一些,该我叫你姐姐才是。”笙漓随之又说道。

        祁夭表情微微一愣,不过随之赶紧说道:“不论年龄的大小,日后你便是我祁夭最好的姐姐。”

        笙漓嘴角露出了几分笑意。

        “好了,让你哥先修养吧,咱们先离开这。”笙漓随之说道。

        祁夭看了祁渊一眼,微微点头,轻声嗯了一下道:“好。”

        倒也没过多耽搁,二女随之便退出了混沌莲池。

        “你最该谢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笙漓突然说道。

        祁夭点头,嗯了一下道:“稍后我便去向师叔道谢。”

        笙漓嘴角一丝笑意,微微一翘。

        “走吧,带你去见师父他老人家,现在他似乎也进来了,正在音儿那。”笙漓道。

        说着,笙漓便拉着祁夭冲天而起。

        高空之上,笙漓、祁夭并肩而行。

        “姐姐,你真厉害,年纪轻轻,便已是神王顶峰之境。”祁夭道。

        笙漓闻言,嘴角几分笑意,说道:“这都是师父赐予的,若没有师父,或许我现在才证神,甚至说不好都已经???????????????没了。”

        祁夭闻言,露出几分惊讶,不过涉及笙漓的私事,她倒也没有多问。

        “祁夭妹妹,你可知,曾经这坤域珠里,也有一位祁夭。”笙漓突然说道。

        祁夭微微点头,说道:“这事倒是听过只言片语,不过却并不清楚。”

        “想不想知道那一位祁夭的事迹?”笙漓问道。

        祁夭迟疑了一下,问道:“若姐姐愿意告诉妹妹,妹妹愿洗耳恭听。”

        笙漓嘴角几分笑意,说道:“既如此,反正此时闲着也是闲着,便说一些给妹妹听吧。”

        说这话时,笙漓的速度明显减慢,甚至从一开始就飞得很慢,比之一些道劫境修士都还不如。至于那什么瞬移,笙漓更是考都没考虑。

        见祁夭看着自己露出几分感兴趣之色,笙漓随之赶紧说道:“对于那位祁夭,其实我也没见过,只是听娇儿她们说起过。说起来,她应该是我的第二位师娘。”

        “师娘!”祁夭惊讶道。

        “不错。”笙漓道。

        看着祁夭,笙漓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师父弱小之时,曾修炼过血魂神功,那位祁夭便是师父的第一位本命傀。”

        听到这话,祁夭明显再度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她与师父相识于微末,被师父所擒,但却爱上了师父,后来被奸人所害,临死之际对师父表白,师父不忍,便将她炼化成了本命傀,性命才得以延续。”笙漓继续说道。

        祁夭闻言,眼神几分波动。

        作为一个聪明人,祁夭哪还不明笙漓对她说这话的潜在意图。不过倒也没有何表现,祁夭说道:“师叔倒是一个重情义之人,为了一个被自己擒拿的人,竟愿意舍弃自己近半的寿元。”

        “可不是吗,师父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真正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几乎从不计代价。不光是那几位师娘,咱们坤域珠里那些师叔与姐妹,师父都是不计代价的将最好的都给了我们。”笙漓赶紧说道。

        祁夭闻言,抿嘴几分浅笑,带着几分打趣的语气说道:“看样子,姐姐对师叔,崇拜得很呐。”

        笙漓脸颊不自禁地微微一红,嗔了祁夭一眼。

        ......

        /91/91228/32103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