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雾都侦探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七章 刺杀

第七百零七章 刺杀

        反恐办公室已经独占了重要线人,刀锋的接线员围捕工作可有可无,接下来梁袭每天去刀锋工作两小时,陪同罗密欧整理资料,喝茶和聊天,颇有点上班的感觉。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昆塔传来重要消息,巡逻警车撤了。坏消息是本周剑桥郡会持续下雨,好消息是普遍降雨量不大。在等待中煎熬的梁袭确定明天晚上行动,之所以拖到明天的一个原因是今天卡琳休假。

        上午从一份爱心早餐开始,卡琳就感觉到梁袭今天特别的殷勤,眼中看着自己满满都是爱意。按照二人计划下午去商场购买一对情侣皮靴后,梁袭拉住卡琳进入一家首饰店,定制了一对刻有双方名字缩写的戒指。一度让卡琳怀疑梁袭今天有求婚的打算。

        当然没有求婚,看电影,吃东西,回家,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似乎和平时约会日没有区别。不过卡琳明显感觉到往常猴急的梁袭今天废话特别多。第二天早上上班,梁袭不只送到电梯口,直接送到了地下停车场,拥抱亲吻目送卡琳开车离开。

        感觉不对的卡琳在中午休息时间杀了一个回马枪,没想到梁袭人就在公寓,公寓内也没有其他人。卡琳只好找借口称今天自己会很忙,太想梁袭了,所以过来看看梁袭。既然送上门,只能再一起睡个午觉,两人一起出门,卡琳回医院,梁袭联系了罗密欧,找钓鱼的罗密欧讨论资料。

        目送卡琳上出租车离开,梁袭也上了一辆出租车,不过没有去找罗密欧,而是在城郊位置下车。下午四点左右,梁袭上了一辆灰色轿车,司机昆塔戴着硅皮面具,一路开车到了剑桥郡。

        在剑桥郡一处没有摄像头的公共停车场,梁袭和昆塔吃着简单的晚餐,重温一次计划。

        昆塔用平板电脑打开位置地图:“汽车停在支路y点,y点距离狙击点山脚大约80米左右。我们要从y点走到公路,在公路上行走60米到达登山点。因为我们的穿着和携带的物品,在通过60米路段期间,要保证没有车辆经过。如果出现车辆,立刻翻到右边斜坡趴伏等待车辆离开。”

        昆塔道:“撤退也是同样路线。回到车上后,我们继续朝前走,上m11公路,折返回剑桥郡,不进入剑桥郡,走环路回伦敦。”路线如同一个半圆,绕道弧线可有效避免与出警的警察相遇的可能。”

        昆塔看手机时间,道:“七点出发,我们我们还有40分钟时间,休息一会。”

        梁袭坐在后座,靠在左边车门,看着雨点打在玻璃上,问:“下雨影响射击吗?”

        昆塔回答:“根据天气预报,七点二十分后剑桥郡区域将停止降雨,我们登山时大概率不会下雨。此外这样的雨势对射击精准度来说影响不大。再说下雨未必是坏事,雨水能冲刷我们留下的所有痕迹。”

        梁袭不再说什么,静静看在户外的灯光,昆塔从内后视镜看了一眼梁袭也没吭声,他能理解梁袭真正要面对杀人时,内心多少会有些惶恐不安。

        ……

        七点十五分,车辆顺利到达y点,两人换掉身上的衣服,穿上一套保暖黑色紧身内衣,外穿一件黑色卫衣,再套上深色雨衣,戴上手套。按照计划,做完事后,所有衣物都会被打包销毁。

        昆塔下车,拿了望远镜看向数百米外的山顶,那里就是菲尔和贝当爱的小窝,房子位置灯光很亮。昆塔看了一眼站立在自己身边的梁袭:“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梁袭目光坚定看着爱的小窝:“出发。”

        昆塔提武器箱,梁袭跟随其后,两人快速的通过公路到达山脚。几次的特训展现了一定的成果,梁袭花费了十七分钟到达了狙击点。昆塔组枪,梁袭拿起望远镜观察,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屋内有人。房子的侧门连接一条十米左右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个小亭子,小亭子六面窗户中有两扇打开,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铺设了桌布,放着烛台、红酒还有两个杯子。

        梁袭由上而下观察屋内,很快就发现了贝当和菲尔。菲尔拿了一个红酒杯,从后单手搂抱住正在烹饪的贝当的小腹,贝当回头微笑的和菲尔说话。梁袭道:“可惜射界太小,否则可以一石二鸟。”

        昆塔道:“你当是二战的步枪?这种狙击弹射入人体后大概率产生变形,即使不撞击骨骼,也基本不可能直线穿出体外。做好心理准备,今晚未必能找到机会。没有好的机会就不要开枪。”

        梁袭接过昆塔交过来枪,把望远镜给昆塔,很快在瞄准镜中找到了贝当。可惜射界太小,伴随着贝当身体前后摆动,才能不时的看见贝当的身体。

        昆塔道:“注意二楼东南,那里可能是一个较为优秀的狙击点。”

        梁袭转动枪口,东南位置有一个敞开式的位置,里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浴池。昆塔看手机上的照片道:“浴池和卧室连接,需要时可开启恒温装置,为避免产生雾气和湿气,所以采取半开放式设计。不过今天的最低温度为三度,他们不一定会洗澡。”

        梁袭道:“那就明天,还有后天。”

        昆塔不置可否,道:“这五处为最佳狙击点。”

        梁袭看昆塔手机,再从瞄准镜中寻找定位与确认这五个点:“哪里?四个花盆的左侧吗?哦,看见了……”

        确认狙击点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等待,等待贝当或者贝当与菲尔出现在这五个点。

        “目标2出现在a点。”

        梁袭从瞄准镜看见菲尔端了一个大盘子,盘子中是锡纸包裹的食物,想来应该是肉类食品。菲尔从侧门出来,走上长廊,将盘子放在桌子上。能看得出他心情很好,扭探戈踩踏舞步避开椅子,用开瓶器起开红酒,给自己倒了一口,品味之后点点头表示满意。

        此时是狙杀菲尔的黄金机会,昆塔看梁袭,梁袭的手指并没有放在扳机上,说明他没有射击准备。昆塔没有提醒,继续静静趴伏观察。

        似乎贝当在叫菲尔,菲尔朝房子走去,再出来时端了两份沙拉,将沙拉分放在两个位置上。菲尔坐下,从桌子下抽屉拿出遥控器播放音乐。百米多距离并不远,梁袭能听到一些音乐声音,问:“好熟悉,什么歌?”

        昆塔回答:“人鬼情未了。梁袭,目标即将出现,但是这位置不符合我们此前的计划。”

        首选狙击计划,在菲尔和贝当互相离开视线范围时,第一枪先杀贝当。在菲尔查看时再杀菲尔。从目前看,菲尔和贝当将在亭子下一起用晚餐。梁袭没有练习过移动靶的射击,一旦菲尔快步走动起来,梁袭命中菲尔的机率将会很低。

        昆塔也不是专业狙击手,在梁袭开枪,观察情况后,即使昆塔接过狙击枪也未必能提供命中率。昆塔见梁袭有些犹豫,知道狙击手最不能有犹豫心态:“我建议选择更好时机。”

        “嗯。”

        说话间贝当端着一盘食物出门,她满面春风的走向菲尔,菲尔为她拉开椅子,接过食物放在桌上,两人亲吻一下后,贝当落座,笑的很甜蜜。

        贝当的笑容触动了梁袭的神经,梁袭咬牙骂了一句:“马的,她倒是过上幸福的生活,坏人善报,天地不容。”说罢,手指就摸到了扳机上。昆塔没有阻止,他能感受到梁袭的恨意,他相信梁袭的脑海中不停闪现出玛利亚医院遇害者的声影。

        这时候菲尔和贝当站起来,两人碰杯后喝交杯酒,浅品一口红酒,两人相视而笑。

        梁袭低声自言自语:“死吧。”伴随充满仇恨的话出口,梁袭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枪声不大,在望远镜中昆塔看见贝当身体一抖,心脏喷溅出鲜血后直挺挺的摔倒在地,此时还举着酒杯的菲尔愣在当场。不亏是菌人出身,很快菲尔的理智打败了震惊,迅捷的一个转身跪在贝当面前。昆塔离开望远镜看了梁袭一眼,梁袭狞笑:“他很痛苦。”

        菲尔一把抱住贝当,抬头四望并没有找到狙击手,当即大喊:“吼!”并且站起来朝四面吼道:“来啊,混蛋,来啊。”声音之大让他的声带都变得嘶哑。

        梁袭大仇得报的神情慢慢退去,昆塔提醒道:“最好机会。”

        梁袭没有说话,他的手指已经离开扳机,眼睛一直通过瞄准镜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贝当。昆塔准备再催促时,梁袭低下头,趴在自己的手背上,他哭了。

        昆塔知道新手杀人会产生各种情绪,他无法理解这些情绪,也不知道梁袭的内心经历了什么。昆塔接过了梁袭的枪,这时候安保公司的人从监控中发现情况,立刻拍下警报按钮,一时间这栋房子警灯闪烁,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警报声也让菲尔冷静了下来,他拿起面前遥控器关闭了亭子和长廊的灯。菲尔坐在桌子后,背靠着桌子,将贝当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借助主建筑的灯光,他用滴落的眼泪,轻轻的用手擦拭溅射到贝当美丽脸庞上的鲜血。

        “我们走。”昆塔说了一句见梁袭还没什么反应,给了梁袭一耳光:“你给我精神点,撤。”

        下山路上梁袭多次摔倒,昆塔一手提枪,一手扶住梁袭,花费了20分钟才到山脚。等他们上了车,已经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救护车声音。

        昆塔发动车辆上公路,直接朝前开,道:“把雨衣手套脱了打包。”本来这些是自己处理的事,现在只能交给梁袭处理。

        昆塔双手交替开车,拉下手套,半蹲站起来脱雨衣。梁袭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接过昆塔的雨衣和手套捆扎在一起。

        或许是上帝帮助,汽车顺利走完直线,上了弧线m11公路。m11中间有隔离栏,刚上公路不久,就看见多辆警车开着警笛从对向车道朝菲尔庄园而去。直到这时昆塔才松口气,看了一眼内后视镜的梁袭,见其精神还是萎靡不振,心事重重的看着窗外发呆,道:“我们在前面休息一会。”

        路上基本没有汽车,车辆开到了路边停车区停下。昆塔下车,从后备箱拿来两人的衣服,将梁袭衣服扔给梁袭,而后将枪支拆卸后装入箱子。梁袭下车换下衣服,将作桉衣物放进打包袋中。

        昆塔提起袋子:“原地等我,不要胡思乱想。”说完提起袋子拿起折叠铁锹提了一瓶漂白水朝下走,他要把衣物就地掩埋。在掩埋前会浇灌上漂白水,保证即使衣物被搜查出来,发现毛发也查不了dna。此外利用漂白水还可以对付警犬。虽然这里距离菲尔庄园20多公里,但昆塔仍旧有条不紊的把事情做完。

        在掩盖好衣物后昆塔朝上走,走了一半发现不对劲,猫腰绕开几十米到路边查看,只见梁袭抱头趴在引擎盖上,周边是几名身穿军装的人。藏匿有枪支的后备箱处于打开状态。

        十分钟前,等待中的梁袭从汽车抽屉中摸到一包香烟,打火机是他的标配,于是下车点上一根烟,靠在车身看着无尽的黑夜。对向不停有警车疾驰而过,梁袭对此反应很麻木。一直到一支由三辆车组成的车队到达。

        三辆车对向经过时,第二辆车减缓了速度,梁袭朝他们看了一眼没当回事。但没有想到几分钟后,车队转了过来,三辆车一前一后一左将梁袭汽车包夹在中间。

        一名少尉从副驾驶位下来,看了一会车身,问:“你的车?”

        梁袭多少有些紧张:“是。”

        少尉打量着车身:“这么多泥土?”

        刺杀前汽车开到的直线是沙石泥土路,因为雨天的缘故,让车身溅了不少泥土。梁袭回答:“是的。”

        少尉似乎没有恶意,和梁袭聊了起来,询问剑桥郡走哪条路,哪知这是缓兵之计,很快有一个年轻人下车汇报:“套牌车。”

        然后就有了昆塔看见的一幕。

        /71/71577/32103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