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纵横宋末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六章、民贵君轻

第八百七十六章、民贵君轻

        看到这些学子的目光,严格淡淡一笑。

        “怎么没有衙门,就是便民服务中心。”钱绍率先在前面走,其它人立即跟上。

        不说他们不习惯,就是钱绍也不习惯。

        当初他来到赵家庄镇办事时,也没有料到便民服务中心就是赵家庄镇的衙门。

        俗话说得好,八字衙门向南(难)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在老百姓眼里,衙门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不是有一句俗话,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吗?

        但是到了赵家庄镇这里,反而颠倒过来,衙门竟然变成便民服务中心了。

        其它学子,除了赵家庄学堂的学生,个个一脸茫然。

        他们个个都是以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为理念,也怀着为生民请命之情怀。

        既然是读书人,他们就自然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他们是拯救苍生的,不是服侍苍生了。

        但是现在来到赵家庄之后,心里突然受到强烈刺激甚至打击。

        读书人并不那么高人一等,而是为民众服务的。

        他们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心里空荡荡的一片。

        陈实一时也不能接受,他艰难咽了一下唾液,忍不住拱手一礼问道:“官人,赵家庄镇这里衙门为何叫做便民服务中心呢?”

        “???????????????也是当然有,自古以来,官府就是衙门之称也。”税号也觉得无法理解,马上跳进,跳了出来。

        除了赵家庄学堂之外,其它学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目光充满了疑问。

        “这个自然有来处,前朝唐太宗不是说过,民为贵,君为轻。”钱绍整理了衣物,端正了一下官帽,向着苍天拱手一礼,郑重地说道,“既然君为轻,老夫这些八品官员算得上什么?”

        “正是,赵家庄镇本来只是一个庄子,升级成镇之后,没有其它衙门那么多束缚,自然可以真正做到民为贵君为轻之理念。”严格也随后整理一下官帽及衣物,向着苍天拱手一礼,郑重地说道。

        他们以为没有依据,没有料到还有依据。

        税号吞了吞口水,张开嘴巴,却发现竟然无法摸到理由反驳。

        前朝唐太宗有人称呼他为千古一帝,自然是权威之中权威。

        他只是一个小小举人,哪里能够否认。

        除了田梦顽等赵家庄是原来的学子,其它如税号、张亮等人脸色一变,心理一惊,也跟着整理衣物,极其郑重地说道:“学生受教。”

        税号看到赵家庄学堂神情一片淡然,不禁大怒。

        “吾等已经承认民为贵君为轻了,为何尔等还没有这种感受呢?”税号脸色一整,极其严肃的质问。

        】

        赵家庄学堂的学生互相看了看,摇摇头,淡然一笑。

        看到他们表情,税号更加气愤,踏步上前,立即张口,就要训斥。

        田梦顽立即出来,淡淡一笑,拱手一礼说道:“子令,民为贵君为轻,吾等在赵家庄学堂的学到文章就有,而且还挂在学堂里面。”

        “正是,吾等经常在便民服务中心实习,也知道它就是赵家庄镇的衙门。”另外一个叫做林场学子出来说道。

        林场此次考试也不错,考到昌元县秀才第二名。

        他们不但书本学习过,更是还在实习之中体验。

        听到此话,税号一张脸顿时变成猪肝色,想说什么。

        税号结果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心里郁闷不已,只得闭上嘴巴。

        想了想,他决定转移话题,恭恭敬敬地问道:“两位同年,尔等在便民服务中心实习做什么?”

        “就是收税、安置老人、发放房屋地契、解决邻里纠纷、田土争水、土地划界等等杂事。”田梦顽苦笑不已,“过去老百姓有事是找族长,现在好了,他们有事就找便民服务中心。”

        “什么,尔等竟然还能够解决族内大事?难道不怕族长为难尔等?”税号听到此话,仿佛如天书一样,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胡德瞪大了眼睛,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

        田梦顽摇摇头,淡淡一笑,从容不迫地说道:“其它地方是皇权不下乡,赵家庄镇也没有考虑过皇权下乡,但是老百姓自己找上门,主动要求吾等为他们解决事情。”

        看吗,赵家庄镇并没有让皇权下乡,这是老百姓自己找上门来的,好不好。

        “可是如此这样,你们税赋杂役,还有修路搭桥、水利水渠、教化百姓怎么办?”税号乃是大家族,自然知道大家族特别是族长的力量。

        知县下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搞好与宗族的关系。

        如果没有这些大家族族长及乡绅耆老的支持,知县政令可以说难以出县城。

        没有族长支持,你再是知县,但是你休想调动老百姓。

        因为百姓只认族长,根本就不认你这个知县。

        对于大宋的不少百姓,知县是何人也许不知道,他是他们一定知道族长终结耆老是谁。

        他们有了什么问题,都是找族长来解决,几乎不找官府,除了人命案之外。

        知县要税赋杂役要修路搭桥、水利水渠、教化百姓这些政绩,还得恳求族长,不然他的政绩何处而来。

        可以这样说,族长乃是一方土地甚至土皇帝,有的大宗族甚至还有自己团练、治安等名义上的兵马。

        他们税家也不是特别大,但是族人好几千,有兵器的家丁也差不???????????????多一百的样子。

        虽然不能与正规兵马相比,但是遇到一般的土匪那绝对没有问题。

        现在听说不用越过族长,税号倒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像个泥塑木雕的人。

        宗族是立人之本,是立身之本,是立家之本,这是税号一向观念。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三界举人,宗族在他身上投入不少人力物力。

        宗族办了一个宗族学堂,族长看见他是一个可造之才,才着力培养他的。

        宗族学堂也不是想上的,如果你资质愚钝,家境贫寒,可能此生就只有当力夫的命。

        理想的情况下,让你读少量字,能够当宗族一个柱首已经不错了。

        毕竟,请夫子教书、笔墨纸砚、学堂维护都要大笔开支。

        族长一般是有钱德高望重的读书人,大家族一般都是举人及赋闲在家的官员。

        族长又称宗子、宗长,小到家庭内部纠纷,婚丧嘉庆,大到祭祖祠庙等事务都是族长的权力,对于不孝之子,族长甚至有处死的权力。

        协助族长管理一般有柱首与房长,房长按照血缘关系,一般是辈分最高、年龄最大的担任,柱首协助收租、祭祀等杂事。

        乡绅则是科举不得意的读书人、退休官员、赋闲在家的中小官员、宗族元老等组成,他们不是官,却拥有于官的权力。

        他们扮演朝廷及官员政令在乡村的宣贯与执行,与后世乡长与村长相当。

        由于他们是族长,往往代表宗族的得益及村民的利益。

        从理论上他们德高望重,不过作为一个族长,很难没有私心,通常把私心与宗族绑架在一起。

        就是他的那个做了县丞叫做税宁的族人,也是在宗族大力扶持之下,才通过三届举人考试,才考上同进士。

        考上同进士,他只有一个县级衙门主簿命运,也许有人终身止步于主簿。

        最后还是去用宗族的力量,攀上转运使苏步青的这个后台,才成为县丞的。

        如果税号是一个普通百姓家庭,别说能够中举,甚至读书都可能没有机会。

        所以税号对宗族是无比尊敬,宗族在他心里就是一个跨不过的大山。

        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现在田梦顽把他心目中的宗族高大神圣形象摧毁了。

        他呆了半晌,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歇斯底里疯狂地挥舞双手拼命吼道:“子强(田梦顽字),这是假的,吾根本就不信。”

        林场有些难以理解望着税号,税号能够在有赵家庄学堂学子参加情况之下进入前三十名,那一定有强大的实力的。

        但是眼前税号的举动,完全毁掉他的三观,这个还是文人吗,还是大宋的三届举子吗?

        林场淡淡打量税号一眼,不屑一顾地,如同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以前那些知县要求尔等这些大家族,乃是你们掌握税赋杂役,修路搭桥也要尔教化也等赞助,但是现在赵家庄镇根本就不需要尔等这些大家族,反而大家族想发展壮大更离不开赵家庄。所以尔等那种高高在上的宗族在赵家庄镇根本就行不通。”

        林场本来不想说这些,可是他乃是一个庶子,在大家族根本就没有地位。

        他这种之人,生母是一个小妾,能够读书识字已经不错,但是要得到宗族重视根本就不可能,这是他庶子身份决定。

        他这种之人,一不能继承家业,二得不到宗族的支持,毕竟宗族的资源是有限的,只能把有限的钱物投在嫡子上面。

        他以后下场就是,能够认识一些字,分配到少量土地,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

        直至他听说赵家庄学堂之后,冒险来到赵家庄读书。

        如今终于通过秀才考试,而且还是红榜上面第二名,终于扬眉吐气。

        “你,你怎能如此说话,难道你不是大家族出来的吗?”税号强忍心里怒气,质问林场。

        林场毕竟是大家族出来的,与那种普通出来的寒门弟子还是存在不同,衣着气质还是存在区别的。

        “吾确实是大家族出来的,”林场???????????????苦笑一下,恨恨瞪了税号两眼,“可是吾不是嫡子而已,在尔等这些嫡子面前,什么都不是。”

        税号表情不禁一僵,尴尬一笑,其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大家族出来的,难道你忘记了大家族给你带来的好处了吗?”

        “好处,好处是你们这些嫡子吧。”林场此时脸色变得阴沉如水,恨恨好说道,“你们都有自己亲生母亲,可是吾有什么?吾不得不管叫亲生母亲为姐姐,叫你们生母为母亲,否则就不能得到她施舍出来的受教机会。正是你们这些嫡子存在,让吾等这些庶子受到耻辱。当然,你是嫡子,认为这些乃是理所当然,不会体会到吾等这些庶子的卑微、痛苦、辛酸、耻辱。”

        说到后来,林场脸色越来越铁青难看,胸口也起伏不停。

        二十年来受到种种委曲、欺压、难受及不公正待遇,让他此刻突然爆发了。

        “话不能如此说,”税号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耐心地劝说道,“如果你没有大家族的教化,你能够考上秀才的第二名吗?”

        “考上秀才第二名,大家族学堂教化仅仅打下基础,但是吾举人都没有考上。因为好的老师全部教化你们这些嫡子了。吾等这些庶子,只配接受次的老师教化。如果没有赵家庄学堂的教化,不但第二名没有希望,就是举人也难以考上。”税号不提这些还好,一提让更加气愤,一口气怼了转去。

        “这。。。。。”税号尴尬对了极点,勉强一笑,呐呐而言,“无论如何,你在大家族受到的教化,比寒门弟子强多了。”

        “寒门弟子?”林场冷冷一笑,不屑一顾地打量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不要瞧不起寒门,吕圣功、杜世昌两个相公及范文正公都是出身寒门。”

        税号听到这里,他脸色仿佛开了一个大染缸,脸色一会儿如猪肝色、一会儿变得通红,一会儿变得铁青。

        他万万没有料到,林场虽然出身大家族,但是心里对大家族,几乎完全是与相反的态度。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田梦顽看到两人话说得越来越僵持,急忙出来调节一下气氛,“子令,子地,吾等都等到朝廷的恩泽。在大宋,只要你努力,最终会得到回报的,尔等就不要再争持下去了吧。”

        他乃是这次秀才第一名,相当于同年之中的大师兄。

        按照金堂县秀才考试惯例,他与另外两名考试文章都将推荐到朝廷礼部。

        如果他们的文章被礼部看中,极有可能被授予同进士。

        当然,同进士由于资格严重靠后,被安排官员不知猴年马月了,长期赋闲在家也是常事。

        /77/77168/32103915.html